華僑報 (2018/04/17)

副 刊 | (別有天地)後備糧食  吃貨

機場裡,我捧著三人份的早餐坐在一旁,想起自己外賣食物時,經常會多捎一份回家,不為嘴饞,只怕剛好家裡有人,怕獨食尷尬,便漸漸養成多備一份食物的習慣。起初是蛋撻、餅乾等點心,後來是麵包、壽司等輕食,最後終於進化成飯、麵這些主食,隨著次數越來越多,家人看到這些即興出現的餛飩麵或叉燒飯時,已經不再錯愕。

有時候,明明知道家裡沒人,仍忍不住多買兩三份,吃撐了自己事小,吃出了焦慮事大,不知何時開始,錢包裡會夾著兩張澳門通,帶出門的紙巾、喉糖數量會翻倍,最近,竟然會考慮要不要帶上兩把雨傘。對後備方案越是熱衷,越是顯露出對生活的不安,旅行出發之前,我將執拾好的行李逐一檢查,鎖上行李箱後不到三分鐘,又忍不住打開重新檢查一遍,直到腦海裡已經出現行李箱的內部結構,已經熟記每樣物品的位置以及數量,這反覆被鎖上的行李箱才能休息。

機場裡,坐在旁邊的一位父親正教誨兒子做人必須深思熟慮,凡事多留一點後備,於是,他們跟我一樣提早了許多到達機場;可是他們並不知道,為自己多準備了兩份早餐的我,剛才差點把護照留在影印機裡,原因,只是為了多留一份影印本作後備用。我不慌不忙地啃食著早餐之時,忽然覺得手上捧著的後備糧食,是份累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