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8/01/13)

副 刊 | (良宵過客)那隻叫咖啡的貓(上)  四月木

奶奶養過一隻貓,白色混棕色的花紋,我給牠起了個名字叫咖啡。咖啡剛來的時候很小,牙齒都沒有。奶奶每天餵牠喝牛奶,後來再大一點,就做貓魚飯給牠吃。奶奶到市場買回一些小貓魚,和飯混在一起,在爐子上煮得軟軟的,放涼了給咖啡吃。煮這個貓魚飯會有很大的腥味,我覺得這個味道很難忍受,總是掩著鼻子跑得遠遠的,但是咖啡最喜歡吃這個,奶奶好像一點也不怕腥,天天不厭其煩地煮。咖啡最親近奶奶,每當奶奶從外面回家,咖啡就會仰著小腦袋、圍著奶奶的褲腿轉啊轉,發出歡快的叫聲,奶奶就會摸著牠的頭說:「是不是餓了啊?馬上給你做飯吃。」我說:「奶奶,你對咖啡比對你的親孫女還好!」奶奶:「咖啡比你聽話多了」。那倒是真的,不管牠在哪裡,只要奶奶一叫牠的名字,牠很快會出現,乖乖地呆在奶奶身邊。但是我要靠近牠,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我一走近牠,牠就快速竄進沙發下面,我得千辛萬苦才能把牠從沙發下面弄出來,牠會在我懷裡掙扎著叫著想逃走,不過從來也不會弄傷我。每當這個時候,奶奶就會喊:「你又捉弄咖啡了,放開牠!」然後牠就跳進奶奶懷裡,搖著尾巴得意地喵喵叫,牠知道,有奶奶給牠撐腰,我拿牠沒辦法。白天我們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只有咖啡在家裡陪著奶奶。很多次我放學回家,遠遠的看見奶奶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打瞌睡,咖啡就靜靜地趴在她的腳邊,好像奶奶的守護者一樣,夕陽西下,一人一貓的畫面很是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