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8/01/13)

副 刊 | ​(生活搜聞)南大西洋上的「無聲電影院」 張旭東

 這是南大西洋上一個移動的海景「電影院」,屏幕以單調的淡綠色為主,二十四小時上演「無聲電影」。觀眾雖然不多,但都聚精會神,不論是陽光明媚的清晨還是幽黑寂靜的深夜。

 這裡是正在南大西洋執行中國首次環球海洋綜合科考暨中國大洋四十六航次的「向陽紅01」船。為最大化利用珍貴的作業窗口時間,科考隊員二十四小時輪流值班,「無聲電影院」其實是他們的值班室,「電影」就是電視抓鬥和深海光學拖體回傳的實時海底視頻圖像。

 晚上十一時,在本航次第三航段最後一個作業點,科考隊員開始第十二站電視抓鬥作業。他們熟練地操控A型架,抓緊止蕩繩,將電視抓鬥順利地佈放至水中。

 當電視抓鬥接近兩千八百米深的海底時,科考隊員劉文博開始手動操控絞車,三個屏幕上同時出現電視抓鬥回傳的海底圖像。電視抓鬥隨著船舶慢慢移動,科考隊員緊盯畫面中的細微變化,並通過操控纜繩升降,提升或落下電視抓鬥,避免它在地形複雜的海底與周邊岩石發生碰撞。

 除了操控絞車,還有人負責描述整個作業過程,有人記錄船舶實時信息,有人規划船舶移動路線……

 即使在絞車不動的情況下,電視抓鬥也會隨著船舶而晃動,時而抵近海底,時而躍起,電腦屏幕上的畫面也跟著時大時小,盯著看一會兒就有點眼暈,而每個班次的科考隊員要連續盯著看六小時。

 屏幕上,絕大部分時間都只能看到海底大大小小的石塊,時不時會有電視抓鬥激起的海底泥沙掠過。如果發現遊過的深海魚蝦,大家會相互提醒,因為難得一見的生物不僅是乏味「無聲電影」中的「調味品」,更對他們尋找海底熱液有重要指示作用。

 「如果發現了盲蝦,說明我們離活動的海底熱液區越來越近了;如果發現了珊瑚,則說明這裡的熱液活動已經停止很長時間了。」一名科考隊員說。

 在寂靜的深夜,除了偶爾聊聊天,大部分時間值班室內都非常安靜,空調出風口「呼呼呼」的聲音顯得分外清晰,夾雜著海浪拍打船體的聲音。

 「如果尋找目標樣品順利,電視抓鬥到海底幾分鐘就會取得樣品然後返回;如果不順利,電視抓鬥則可能在海底連續工作七八個小時。」科考隊員李兵說,「為了最大化利用寶貴的作業時間,我們都是連續作業,將電視抓鬥回收上來取下樣品,接著繼續下。」

 科考隊員每班次六小時,但只有三組人輪換,因此大家每天的值班時間和休息時間都不一樣,生物鐘也都紊亂了。上個航段,他們連續工作了三十二天,完成了整整五十站的電視抓鬥作業和三十一條海底攝像綜合拖曳調查。這個航段已經連續工作了十多天……

 「雖然值班非常累,有時候下班回去船晃也休息不好。但拿到我們想要的樣品那一刻,就非常興奮,所有的疲憊都一掃而光。」一名科考隊員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