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7/09/14)

副 刊 | (時代視窗)​《海神號遇險記》的政治寓言  令狐昭

 災難片經典《海神號遇險記》(The Poseidon Adventure,一九七二)劇本出色,劇力逼人,不像現時不少大片,注重奇技淫巧但內容空洞。故事套用了摩西帶領被奴役的希伯來人離開古埃及的戲碼,影射越戰時期美國人的集體焦慮。風暴給予海神甕中捉鱉的契機,海神號全船只有九個人肯跟隨史葛牧師往正確的方向逃走,他們有老弱婦孺,歷盡重重險阻,最後有六人倖免於難。

 相對於毀天滅地的巨浪,文本更強調人與人之間的矛盾衝突。片初船長與高層針鋒相對,情形有點像之後由史提芬·史匹堡執導的《大白鯊》(Jaws,一九七五),當人性被迫屈服於經濟利益大前提,人類必然大禍臨頭,終究得不償失。縱有牧師化身海上摩西,遊說幾十個倖存者跟他逃出生天,如同《十二怒漢》(12 Angry Men,一九五七),主人公必須舌戰群儒,力排眾議,可惜牧師的辯才遠不及「八號陪審員」(亨利·方達飾)出色。

 逃難期間,料事如神的牧師和只識埋怨別人的警察的敵對關係,充滿張力,真·赫曼和喧尼斯·鮑寧兩大奧斯卡影帝過招,高潮迭起。片末胖老婦死前返老還童回歸當年游泳冠軍狀態勇救牧師,驚喜而動人;牧師最後破口大罵那殺人於無形、殺人如麻但不用殺人償命的老天,其實咒罵「上帝」和「死神」本為一體的無情現實,這種不再倚仗上帝的真正自省,推翻了片首他在船上傳道的身份與行為。不過,「其言也善」過後,緊接著的難題是,對造物者失去信任,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

 必須留意,海神號遇險後,船長和船員最先歸天,一個無情巨浪便擊潰了體制的掌舵人和核心團隊;船內世界天翻地覆,上下顛倒,牢固而貼地的餐桌懸掛於半空;在萬物倒置的另類國度,九個內心彷徨的人跟隨失勢牧師往船底進發,方可重見天日。種種跡象顯示,草根之地才是通向生存之門的正確道路,這個巧妙設定比後來明刀明槍反階級制度的《鐵達尼號》(Titanic,一九九七)更具深度。

 其實任何制度都有其弱點和弊端,包括民主體制。《海神號遇險記》說明民眾要選出好領導並非容易的事,大多數人選擇的道路未必正確,正好擊中民主政制的弱點。大量倖存者本來仍有一線生機,但卻選擇相信振振有詞的船方職員,留在原地,不明白「自救」才是王道,結果死無葬身之地;到後來近二十人選擇跟隨醫生往正在下沉的船頭找出路,都是錯誤的大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