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17/09/14)

副 刊 | 冤家路窄 李安

 一年半前,在一個飯局上,我得知我的好姐妺D小姐失戀了,結束了九年的戀情,她是被劈腿的一方。九年,絕對是一個大的數字,D小姐最美好的青春奉獻了這個男生,最後卻換來男方出軌,跟同公司的一名女人日久生情,然後拋棄我的好友。客觀來說,D小姐在我們一眾姐妺中,真的是長得最漂亮的,眼大大,鼻高高,而且性格隨和,最後卻被花心男始亂終棄,真的令人十分傷心及憤怒。

 兩年時間過去,有一天,我到氹仔一間餐廳晚膳,竟然被我碰見這名花心賤男。當刻,我只聯想到「冤家路窄」四隻大字。要打招呼嗎?我內心反問自己很多遍。但我為甚麼要打招呼呀?這個時候不是談論有沒有禮貌的問題,重點是花心男跟我的好友D小姐不是和平分手的,而是男方忍受不住誘惑,愛上第三者,然後拋棄我的好朋友。想到我的好姐妺剛分手時,終日以淚洗臉,深受打擊,不知道要用多少勇氣才忘卻這九年情的傷痛,一想到此,我又不禁怒火中燒。

 不幸地,我和這個花心男對上了視線,四目交投,我立馬撇開視線,當作甚麼都看不到,因為我根本不想見到這個壞蛋;而花心男看見了我,當然不敢向我打招呼啦,他也自知羞愧吧。當日可是他負了別人,不是別入對不住他,很正常地,他看到前女友的好姐妺時,也要低下頭,不敢見人吧。雖說旁觀者無權力去批評一對情人的感情,但天下人都會認同,先出軌的人一定是不對的,是不容原諒的,這是常理,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實。

 雖然我不想看到這個花心男,但他坐的桌子就在我前面,怎樣也遮擋不了。然後,我竟然看到花心男旁邊坐著一名女人,女人手抱著一個大約兩歲的女孩,女人趁小女孩玩遊戲機時,吻了花心男一下,這究竟是甚麼狀況?

 難道當年花心男跟D小姐分手,是因為他珠胎暗結?但算算日子,這是不可能的事吧。花心男跟D小姐分手只有兩年,又怎會跟第三者有一個兩歲大的小孩呢?難道花心男根本不是這小女孩的親生父親?管他呢!我才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