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報 (2021/01/14)

副 刊 | (藝術評口)熱血便會贏  泳藍

 世道不順,人生更需要被鼓舞,《熱血合唱團》恰如迎著逆境吹正風,但就如片中的台詞所說,似乎並不是電影選擇了逆境,因為受劉德華墮馬影響,《熱血合唱團》從二0一七年開拍至二0一九年才能完成,再由於疫情關係推延至二0二0年底才上映,反倒像是逆境讓這部劉德華投資和領銜主演的電影需要在這個時刻才能與觀眾見面。

 受惠於促進上海電影發展專項資金的資助,電影在宣揚正向意識及帶出年青演員的著墨較多,除了劉德華之外,還有盧冠廷、吳岱融、李麗珍、尹揚明、雷頌德、關禮傑和鄭丹瑞等「大卡」演員客串演出,可是一眾小將的表現尚算亮眼,特別是吳卓衛、林愷玲、王智寬等均有著青春俊俏的外型,演技也是中規中矩,加上前大半部份的劇情均聚焦在合唱團成員的背景交代,所以劉德華的壓軸高潮也算是承接著不斷累積的劇力,最終才能夠爆發出賺人熱淚的結局。

 雖說是「有教無類」、將邊緣學生逐一教好的傳統套路,故事末段在一百八十度轉焦於劉德華時還是來得首尾呼應,從年青學生中反映出來的逃避、沉溺、執著,以至最後的反省和勇氣,原來全都是體現在劉德華所飾演的指揮家身上,因為經不起失敗的經歷、酗酒之餘且傷人不顧而去,更為自己的出走和手執教鞭尋求藉口,全賴合唱團成員一個又一個的改變,由音樂影響了團員、團員的正向轉變則把指揮從迷霧中拯救出來,雖說指揮的設定倒是個徹頭徹尾的「自私鬼」,然而寬恕別人才是最大得著,團員在聽畢指揮哭訴過去的不堪事時,結果仍是一擁而上的拍肩安慰,沒有責難,顯出的只是更多的包容和關愛。

 因此,倘若讀者有機會觀看《熱血合唱團》時,基於電影的定調,請便無需要太執著它的邏輯和合理性,譬如指揮當年比賽落敗的原因是甚麼?不算是醉心音樂的學霸為何要加入三教九流的合唱團?獨對水樽傾訴的女孩到底怎麼了?而片名「熱血」一詞也未見在片中有所落實,有的努力學習要讓測驗分數達標、有的因為咬字不清轉而練習口琴,其餘的學員不外乎是打開了心扉、原諒了父母、放下了執著,只是最簡單地為著一個目標而不斷反覆練習、遇到挫折或瓶頸還是會堅毅不懈地要克服難關的那腔熱血,到最後贏得了比賽優異獎的合唱團啊!你們的熱血究竟在哪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