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鹿新弟: 群众的呼声就是我的建议 本报记者 佘惠敏

2019/02/11

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鹿新弟是一名发动机装调工,圆脸戴眼镜,有一点儿发福。当选以来,有什么感受?

“这一年代表履职活动很忙。”鹿新弟告诉经济日报记者,“光参加的人大代表集体活动就有8次,1次宣讲会,1次学习班,3次视察,1次开放日,2次调研。另外,为写好今年两会的建议,自己还申请了一次到大连相关企业的实地调研。”

鹿新弟在一汽解放大连柴油机有限公司工作,曾自创“看、听、摸、闻、问”排除柴油机故障的“五步”维修法,被工友们亲切地称呼为“柴油机医生”,有啥问题都爱找他请教。他曾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是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带头人。

能让他在繁忙的本职工作和频繁的人大代表活动之余,特地申请要做的专项调研,肯定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我很关心国家职业资格项目没有覆盖重点产业的问题。为做好相关建议,我特地申请了那次调研。”作为一名来自基层的代表,鹿新弟很“接地气”,他申请的调研主题,正是工人们反映强烈的话题。到工厂调研时,他一提问,工友们都抢着告诉他真心话。

2018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工人们满意吗?

一位老劳模对鹿新弟说:“只要你自己努力了,手里有技术,公司就按照相应的待遇给你。我对现在的收入还比较满意。”

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包含81项技能人员职业资格,大连职业资格目录项目有32个,企业是否存在没有涵盖的工种?占比多少?对企业有何影响?

一位工友说:“我现在就受到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的影响,无法获得职业等级晋级。”他说,现在评先进都需要荣誉基础,而所有评奖都需要技能等级证明,看专业领域属于哪个层级。“现在国家职业资格目录只有81项技能人员职业资格,我们的专业在国家职业资格目录里给取消了,影响了大家学技术的热情。我们的发展通道堵死了,工友们很着急。希望人大代表将这个现实问题反映上去。”

企业是否具有自主认定职业资格?

一名在企业人力资源部门工作的干部反映,“现在国家还没出台企业自主认定职业资格的授权,我们希望国家能权力下放,让企业自主认定职业资格,因为只有企业自己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工人”。

……

像这样的群众意见,鹿新弟在调查中记录了一大厚本。

“现在国家很重视实体经济,而81项技能人员职业资格里涉及实体经济、制造业方面的职业资格目录只有35项左右。”鹿新弟说,“涉及我所在的汽车产业的更是只有1项。仅汽车产业不在《目录》里的工种,涉及的职工人数就超过百万人。”

调查完后,鹿新弟一遍遍整理调研报告,结合工人们的意见,形成了书面建议。他建议将《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的增减权力下放,让各地可以因地制宜作规划,让企业可以自主选择,不搞“一刀切”。

作为一名人大代表,鹿新弟也接到全国各地的来电来信,反映各种问题,比如企业部门绩效考核不合理、泊车收费不合理、企业不招收孕期女工……面对人民群众反映的问题,他不管事情大小,都在第一时间与群众联系,了解问题的来龙去脉,整理后向相关部门反映。

“我是工人,我来自基层,群众的呼声就是我的建议。”鹿新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