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的“草根产业”是怎样升级的 本报采访组

2018/07/12

还有数月,福建晋江市晋华存储器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就将投产,成为国内首个拥有自主技术的内存制造项目。晋江,这座以“爱拼才会赢”著称的民营经济大市,将以晋华项目为龙头,进军集成电路产业,引领晋江实体经济新一轮的高质量发展。

让人惊艳的不仅是产业。2017年,晋江拿下了2020年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举办权,开创我国县级市取得国际综合性运动会举办权的先河,反映出晋江产业、城市、人文、国际影响力、综合竞争力的全方位提升。

这座从草根工业起步的县级市,已成长为城乡一体、充满创业激情和创新活力的中等城市。在我国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进程中,晋江之变,为我国中小城市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新鲜启示。

“不管是鞋片、布片、纸片、薯片还是芯片,掌握了核心技术,就是好片”

“习近平同志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和福建省长期间,7次来晋江调研。我陪同采访了2次,受益匪浅。”经济日报福建记者站原站长石伟清晰地记得,习近平同志除了进社区、访农村、走基层,还重点走访了企业,与企业家交流谈心。“他问得很细,仔细询问有没有引进新技术、开发新产品,市场是怎么开拓的,企业要怎样才能做大,存在哪些困难?”

创新的种子就这样牢牢种进了晋江企业家们的心里。盼盼集团董事长蔡金垵说,盼盼发展的关键一招就是紧紧拥抱市场进行创新。

企业因创新而兴,城市因创新而荣。在“晋江经验”激励下,晋江培育形成了制鞋和纺织服装2个超千亿元产业集群,以及食品饮料、机械装备等5个超百亿元产业集群,涌现出46家上市企业和14个“国字号”区域品牌。

但是挑战一直都在。从外部看,国际贸易争端加剧,产业转移加速,消费升级对品质提出了更高要求,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从内部看,用工用地成本上升,生态环保压力加大,原有的比较优势在递减,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完全形成。

2002年,时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在总结“晋江经验”的同时,要求晋江在加快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不断优化产业结构方面创造新经验。如今,晋江把集成电路产业作为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重中之重。一方面依托雄厚的资金和产业基础,以晋华项目为龙头,建设全球重要的内存生产基地,10年再造一个千亿元产业。另一方面,运用集成电路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升级,提升传统产业水平。

在晋江市创意创业创新园,记者了解到,晋江石墨烯产业技术研究院已研发出全球最轻的高弹拖鞋及系列鞋垫。“石墨烯的产业化应用目前还在探索阶段。在晋江有一个基地做产业化实验,非常难得。”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许志表示,晋江创业环境好,上市公司多,产业化有优势,不仅有市场,也有资金。晋江企业家对新材料新技术特别敏感,接受快,包容性很强。“他们唯一一个要求就是把成本降下来。”

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告诉记者,晋江大力发展集成电路、石墨烯、新能源等高新产业,一方面,是要抢占高新产业发展制高点,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另一方面,是要推动传统产业与高新产业融合,将芯片、石墨烯等高新技术与晋江的“鞋片、布片、纸片”等融合,融入传统制造中。这是晋江实体经济向高质量发展升级的经验之一。“不管是鞋片、布片、纸片、薯片还是芯片,掌握了核心技术,就是好片。”刘文儒说。

在晋江人看来,传统产业与高新产业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对于传统产业而言,最为关键的,是顺应新的消费需求,根据企业自身实际,应用新技术、新模式来改良产品、提高效率,实现高新化发展。同时依托高新产业汇聚人才流、信息流和资金流,健全产业生态,助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在晋江搞创新,鲜明特点就是以产定新、以需定研、以用为实。”一位晋江的创业者这样说。

城市升级 建设一座可托付终身的现代之城

产业升级,倒逼城市品质提升。比如,集成电路是人才密集型产业。要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就要留住国际化高端人才。晋江城市升级由此破题。“城市的吃喝玩乐,现在也是我们推动发展的工作重点之一。”晋江经济和信息化局局长郭浪滔幽默地说。

在晋江五店市传统街区记者看到,独具闽南特色的红砖古厝、中西合璧的明清洋楼等各种特色建筑保存完好,在这里流连,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