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2020/10/18)

| 荆公站着说话不腰疼

荆公站着说话不腰疼 2020年10月18日   07: 朝花/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刘克定

战国时期养士风气很盛,有钱的士大夫、名门望族,每天宾客盈门,很大的院落,客房好几百间,都住满了,管吃管喝。

孟尝君是养士大户,收养门客数千。不过待遇有不同:上等门客有鱼肉吃,出门有车坐,还照顾家属吃喝;二等的稍次;三等的大抵只吃得上萝卜白菜。所以齐人冯谖为此闹情绪,抱怨“食无鱼”“出无车”“母亲无人照顾”云云,对此,孟尝君酌情解决。

平原君养士也不少。其中有个瘸腿门客,每天到井边打水,一瘸一瘸,弄得水桶水花四溅,引起楼上女侍发笑。瘸腿门客忍不下这口气,不辞而别了。平原君知道后,感觉很没面子,硬是杀了女侍,找到瘸腿门客,登门谢罪,把他接回来。

养士也是一种竞争。虽然还谈不上尊重人才、使用人才,收养的也不一定都是冯谖、范蠡那样的锥处囊中的人物,但不管怎么说,按当时的生产关系,养士也是一种人才生态。“鸡鸣狗盗”的故事,是说门客运用一技之长,搭救了一次孟尝君。很多年以后的王安石,对孟尝君提出批评:“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取鸡鸣狗盗之力哉。”(《读孟尝君传》)意思是靠这种鸡鸣狗盗,从后门脱险,是非常侥幸的,以齐国的条件,如果养一个真正的“士”(大才、专才),好好发挥他的作用,完全可以与秦国抗衡,也不用靠这些市井之徒,去装鸡仿狗,蒙混过关,太掉价。

孟尝君若有知,会说荆公站着说话不腰疼。但王安石的“人才效益观”却可供现在人们学习。人多,在某些时候是一种优势,但智力优势不一定靠人多,而是靠人才素质。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如果是三个诸葛亮,那就能产生无法估量的效益。齐国的强盛,虽然门客尽此一报,难能可贵,但用好大才专才,效益会更高。

说是这么说,王安石自己在用人方面,也没有跳出片面的窠臼。比如他推荐的吕惠卿、邓绾,都是先以同道的面目出现,“意多所合”,俨然大才,加上吹吹捧捧,取得荆公信任,得以参与新法颁行工作。但在新法失败以后,吕惠卿有了权,便忌安石重出,极尽阻挠之能事,王安石这才深悔为己所误,只得罢相归隐;至于以后的蔡确、章惇、蔡京,更是一个不如一个。

王安石的智力效益观,孟尝君没有也不可能想到。而王安石所谓“大才”“专才”效益,事实证明也欠周详。有的人并非真正的同道,对这样的“士”,又如何先考察,再委以兵马之重,王安石也没能想到。到深悔为其所误时,巨大的代价已经从账上划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