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2020/05/23)

07版:要闻 | 伤医杀医应列入刑法法定加重情形

伤医杀医应列入刑法法定加重情形 建议更好发挥刑法威慑作用,避免类似行为重复性发生 2020年05月23日   07: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见习记者顾杰

近年来时有性质恶劣的暴力伤医、破坏医疗秩序的事件发生,引发舆论愤慨。今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吕红兵准备提交一份关于完善医务人员权益保护立法的提案,希望通过法律强化医务人员的各项权利保障。

目前,我国医务工作者享有基本人身权利、行医与进修权利、其他福利待遇相关权利等三大类权利,这些对医务人员的权利规定及保护条款散见于《侵权责任法》《执业医师法》等法律法规。疫情期间,国家有关部门发布的《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保障医务人员安全维护良好医疗秩序的通知》等文件,也对医务人员的权益做出了一定保障。

在吕红兵看来,现行法律法规仍存在不足与欠缺,比如更注重对医务人员应承担的义务进行规定,医务人员的权利义务存在显著的不对等。“以《执业医师法》为例,全文共48条,仅有第21条、第40条为对医务人员权利的规定,其余条款多数为医务人员从医资格、承担义务及医务人员需承担的法律责任等。即使是最新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中,对医务人员的权利也仅有3条规定。”

法律文件效力等级较低、缺少常态化基础性立法也是当前存在的问题。“规范性文件仅针对此次疫情,若此后再有新的疫情或其他突发事件,仍需颁布新的规范性文件重新对医务人员的权利进行规定。”吕红兵认为,我国急需一部层级较高的常态化立法,以改善我国医务人员权益保障方面存在的不足之处。

事实上,在医务人员基本人身权利保障方面,目前我国《刑法》第290条第1款,已将扰乱医疗场所秩序的行为纳入扰乱社会秩序罪。此外,《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59条具体规定了“以医疗事故为由,寻衅滋事、抢夺病历资料,扰乱医疗机构正常医疗秩序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这一情况,依照扰乱社会秩序罪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刑事处罚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吕红兵指出,虽然扰乱医疗场所秩序的“医闹”行为已经入刑,然而该罪要求“情节严重,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若未达到上述入罪标准,则不能成立该罪。在此情况下,未达到上述情形的普通伤医行为仍按照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等罪名进行定罪量刑。“然而,伤医、杀医行为造成的紧张医患关系社会危害性巨大。”对此,吕红兵建议,将伤害、杀害医务人员列入刑法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法定加重情形,以更好地发挥刑法的威慑作用,避免类似行为的重复性发生。

部分地方已经对医生权益保护做出了有益的立法探索。例如,今年3月,《北京市医院安全秩序管理规定(草案)》提出,医务人员人身安全受到暴力威胁时,可以采取避险保护措施。此外,吕红兵还建议,在国家层面统一建立医疗机构医疗安全共享平台,实现信息尤其是“医闹”信息的共享,通过该项共享平台机制对“医闹”事件进行精准定位、重点关注、有效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