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2019/12/03)

11版:思想周刊/思想者·连载·广告 | “活动”文化,避免城市沦为水泥森林

“活动”文化,避免城市沦为水泥森林 ——曹伟明研究员在海派文化学术研讨会的演讲 2019年12月03日   11: 思想周刊/思想者·连载·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崧泽古文化遗址、福泉山古文化遗址和上海最早的对外贸易港口青龙镇、上海最早的工商重镇朱家角等历史文化遗存,可说是上海人的“文化故乡”和“精神摇篮”,呈现了上海独有的文化品位、艺术韵味和个性魅力,是城市发展、更新和创新的源泉和动力。要努力推动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城市的文化生态根系饱满、精气不散、活力强健和韵味久远

■“上海制造”曾经风靡全国,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文化基因。要从传统文化、非物质文化中,寻找文化创造发展的灵感。一方面,可对崧泽文化等本土传统古文化进行“活化”;另一方面,可对海纳百川的水文化进行“动化”。通过确立文化的优势、提高文化的竞争力,推动“制造”“建造”发展为“改造”“创造”,让“卖体力”转型为“赛智力”

思想者小传

曹伟明 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青浦区文联主席、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高校特聘教授,兼任上海市群众文化专业高级职称审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市艺术系列高级职称审定委员会委员、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评审专家。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一些城市经过经济建设的飞速发展,逐渐步入社区老化、传统衰化、资源枯化的瓶颈期。新时代,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修复城市文化肌理,进行文化基因和文化空间的活化,使城市更新、创新和发展,离不开文化生态的培育、文化空间的营造、文化软实力的提升,以及国际文化交流的加强、文化贸易能力的增强。

上海的发展,从崧泽古文化遗址、福泉山古文化遗址,到青龙镇的对外贸易港口、朱家角的文化码头,演绎了从村落到集镇、再到城市的历史。无论是集镇发展,还是城市更新,靠的就是文化生态的培育、文化智慧的迸发、城市精神的创新。

当前,上海要加快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需要在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中整合都市发展的政策之力、市场之力、民众之力,使政府、企业、市民形成共识,赋予城市文化生态以足够的生长动力,让文化之树枝繁叶茂,让城市更加开放、创新、包容,奋力创造新时代的新奇迹。

从实践层面看,如何建设更美好的宜居城市,让城市更有特色、公共空间更有文化?如何在城市规划建设的顶层设计中对文化生态进行细心呵护,将城市打造得更有韵味、有诗意、有魅力?这些都是城市管理者、建设者、参与者需要认真思考和破解的重要课题。

强调现代化和开放性,并不能切断对文化传统的认同

美国《读者文摘》曾推出“全球十大最适宜居住城市”排行榜,名列三甲的是瑞典斯德哥尔摩、挪威奥斯陆和德国慕尼黑。

这三座城市都不是以“经济”为强项。以雄踞排行榜首位的斯德哥尔摩为例,它的面积仅为186平方公里、人口76万。无论从规模还是实力上说,斯德哥尔摩在世界城市中根本排不上号,却成了适宜居住的城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座城市在常年的规划建设中,有意识地把人、文化、土地、历史等元素进行综合考虑,为现代城市发展注入文化的灵魂。

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反复证明,城市建设和文化生态的关系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文化是城市的灵魂。一座城市独特的精气神背后,必定有着良好的文化生态。

进一步来看,一座城市只有具备鲜明的文化个性,市民才能共享一份独特的文化记忆。只有市民的心灵有了落脚处,才能真正参与到城市形态和神态的更新、创新中来;只有当市民拥有发自内心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豪,一座城市的精神价值才会有坚实支撑。就此而言,强调城市的现代化和开放性,并不能切断民众对文化传统的认同。

上海的城市精神源自世世代代上海人的培育。崧泽古文化遗址、福泉山古文化遗址和上海最早的对外贸易港口青龙镇、上海最早的工商重镇朱家角等历史文化遗存,可说是上海人的“文化故乡”和“精神摇篮”,呈现了上海独有的文化品位、艺术韵味和个性魅力,是城市发展、更新和创新的源泉和动力。

需要看到的是,一座城市的文化生态,应该是精神资源和物质资源高度集中的具体体现。城市化不是同质化的过程,千篇一律、千城一面是没有个性的城市;多元化、多样化,才能体现城市的价值。

其中,文化体系的齐全、文化投入的充盈、文化设施的齐备、文化活动的丰富、文化载体的多样是城市文化生态建设的必备条件,更是城市精气神的生动写照。

例如,古代的青龙镇,不仅是上海最早对外贸易的港口、最早的金融中心、最早的商贸中心,也是一个文化码头、一个文化中心。面对这一文化遗迹,城市的规划者、管理者和建设者应当既具有宏观视野、世界眼光,又要善于借力做好培根铸魂工作。

要努力推动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城市的文化生态根系饱满、精气不散、活力强健和韵味久远。在街区和社区更新中,要科学处理现代和传统的关系,既接受传统文化水土的滋润,又注重打造可持续发展的造血动能,让城市变得活色生香。

同时,对照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这一战略目标,在城市发展中一定要注意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

归根结底,要让城市的文化产品能够得到公众喜爱,让城市的软实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人才和资源集聚,从而达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境界,产生持久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创造新品、优品和精品,为城市增添魅力、活力与实力

城市的发展与文化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在我看来,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一座城市的发展,需要富有地方特色和时代特征的文化底蕴。

每座城市都有独特的、个性的文化,具有不能被模仿和复制的文化基因。追根溯源,上海城市的发展得益于本土的崧泽文化、吴越的江南文化、融合的海派文化等助推。其中,海派文化是上海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融合的创新型文化,为近现代上海的城市发展增添了魅力、活力与实力。

从历史发展脉络来看,无论是崧泽村的崧泽文化、福泉山的良渚文化,还是青龙镇的港口文化、朱家角镇的工商文化,它们都是一脉相承、奔流“入海”的。改革开放初期,青浦“富民经济城”“新城经济城”等的崛起,就是开拓奋进、自强不息和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文化基因的体现。从青龙镇港口到黄浦江港口、洋山港,古老文化蕴含的先进基因同样在发挥重要影响。

第二,一座城市的发展,需要倡导创造新品、优品和精品的文化自觉。

在学术界,越来越多的人尝试运用文化因素,来解释城市的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仅就创新发展模式而言,一个关键要素是知识、科技、人才和文化的含金量。

要通过确立文化的优势、提高文化的竞争力,推动“制造”“建造”发展为“改造”“创造”,让“卖体力”转型为“赛智力”,从而变“贴牌生产”为“专利生产”、变“散兵游勇”为“总部经济”。最终,让城市真正成为适宜居住的“风水宝地”以及企业家大展身手、大显才华的创业热土。

“上海制造”曾经风靡全国,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文化基因。创造新品、优品和精品的意识,不是某一个行业或领域的专利,而需要在全社会大力倡导。要以文“化”人,努力造就一大批胸襟宽广、思路创新、气质谦和的建设者和实践者。

第三,一座城市的发展,需要树立活起来、动起来的文化理念。

文化对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然而,有些文化因素可能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有些文化因素却可能阻碍经济社会发展。要从传统文化、非物质文化中,寻找文化创造发展的灵感,积极扬弃和改造传统文化,努力弘扬和发展先进文化。

流水不腐,“流动”是文化的生命力。一方面,可对崧泽文化等本土传统古文化进行“活化”;另一方面,可对海纳百川的水文化进行“动化”。最终,让古文化和水文化活起来、动起来,使文化的生命之树常青。

从中外文化交流来看,合作创新越来越成为主流。在加强交流互鉴的同时,每个国家、每个城市的个性文化,更应注重特色。越是特色的,才会被其他国家和城市所认可,才是城市个性化发展真正的软实力。

多元融合传播中实现共享,文化交流借鉴中实现共建

新时代的上海,需要在城市发展方式优化、文化生态营造中,进一步推动全面更新与创新。要通过积极改善城市的“硬环境”和“软环境”,持续增强发展活力和城市竞争力。

一要融合和包容共存,让城市的空间形态更趋多元化、特色化。

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城市要避免成为“水泥森林”,需要保护好丰富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找到自己文化的根和源,使经济发展和文化滋养并存。为此,在城市空间不断拓展的同时,应当为市民创造更多的文化空间。

近年来,上海大力实施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农家书屋、“三合一”综合共享工程等,有力地提升了公共文化氛围。同时,在各类文化活动空间中,人与人得以通过有益的文化活动保持密切的社会联系,助力了精神文明与社会共同体建设,形成全民参与、全民创造、全民共享的良好格局。

二要传承和培育兼顾,让城市文化生活更丰富、更具多样性。

从上海古文化之源和申城水文化之魅中,可以寻觅上海城市发展的踪迹。其中蕴藏的各种文化元素、纹理,体现了上海独特的地域特征、人文精神,是一笔丰富的无形资产。

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的背景下,上海应当进一步用好江南文化、海派文化和红色文化三种资源。要让文化遗产“活”起来,“走”入寻常百姓家。

同时,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跨文化交流的趋势下,还应处理好本土文化保护与文化多样性的关系。文化的多样性可以成为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源头活水,有助于提升城市生活的幸福指数。

一座城市既有横向文化,也有纵向文化。对上海来说,横向文化包括本土与外来之间、主流文化与亚文化之间相互撞击、包容创新而衍生出来的海派文化;纵向文化则是指,现代海派文化从传统上海古文化和近代上海工商文化中汲取养分,以旧养新、新旧交融,迸发出新的活力和魅力。

上海城市文化就是在纵横交错中不断演进,并日益显示出生机与创造力,也得以避免与其他城市的文化趋同。只有这样,才能在多元文化融合、传播中实现共享,在文化交流、借鉴中实现共建。

三要提升城市发展软实力,造就强大的凝聚力和影响力。

近年来,上海城市更新改造的滨水空间,已经成为市民的健身苑、文化区、后花园、会客厅,给城市带来了更美好的生活。这些城市空间的华丽转身,既传承了上海老工业基地的底子,又用智慧和灵感点化了工业遗存,成为充满意趣、让人着迷的世界级“绿色空间”。原本的“锈场”,成为叫好又叫座的当代“秀场”。

事实上,水网发达的上海一直因水而兴。青浦等区的环城水系改造“借水造景、依水建绿”,通过架设桥梁、打通阻断联系的支河,增容滨水空间,传承古代城墙风貌,修复水关遗址,进一步激活了古文化和水文化,演绎了江南版的“清明上河图”,营造了生态绿色的城市客厅。广大市民在亲水、乐水、戏水中,增加了生活的幸福感,点燃了创业、创造、创意的激情。

四要培育创造创新人才,为城市发展提供源头活水。

文化建设上,要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尊重人、爱护人、培育人、造福人。新时代,要努力打造人才成长的“高产田”,大力培育与城市发展相匹配的高素质文化队伍,包括高级管理人才、创作创意人才、活动策划人才、辅导培训人才、理论研究人才。在构建文化人才蓄水池的同时,着力建设体现城市发展水准的文化志愿者队伍,为上海文化大都市建设增添亮丽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