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2019/12/03)

12版:思想周刊/文史·广告 | 中国工匠的“英雄”气概

中国工匠的“英雄”气概 2019年12月03日   12: 思想周刊/文史·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朱亚夫

共和国不会忘记为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出贡献的人。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全国劳模、年逾九旬的工人技师张善宝获得了一枚金光闪闪的纪念奖章。这枚沉甸甸的纪念奖章,是对中国工匠精神的褒奖。

张善宝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15岁时进入上海华孚金笔厂(上海英雄金笔厂前身)当电镀工。电镀业是体力活,工作累不说,还会与有害气体打交道,可他却爱上了这一行,起早贪黑抢着干活。药水间、电镀间、清洗室,无不熟悉;清洗、上挂具、电镀、甩干、检验等各道工序,无不在行;至于硫酸、硝酸、盐酸等“三酸”,更是一闻气味,就能识别。

1952年初,华孚金笔厂公私合营后不久,公方代表组织全厂职工免费体检。结果,张善宝被查出患有肺结核和鼻穿孔。放在新中国成立前,工作丢了不算,还可能无钱治病、流落街头。可现在厂里二话不说,马上安排他住院医治和疗养。三个多月后,张善宝治愈回厂。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干,以报答党和人民政府的恩情!

1953年,新中国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全国上下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热潮。当时,钢笔的笔套、笔夹、笔管、笔尖等都由金属品制作。但金属品接触空气会产生化学反应,生成氧化膜,如铜会生铜绿、铁会生锈。钢笔厂里都是小零件,手工操作后会有油污、汗渍附着表面,不易电镀,因此报废率很高。

如何降低报废率并提高质量、增加产量?张善宝凭借多年的经验,开始在玻璃容器中小批量试验。他采用废旧药水,过滤掉药渣,对零件进行腐蚀处理,一次、二次、三次,处理时间从5分钟、10分钟再到30分钟、60分钟……经过无数次试验,终于创造了用药黄、淡药水配方去除钢笔零件油污和氧化膜的新工艺,为企业创造年经济效益600余万元。

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的“英雄赶派克”的热潮中,这一工艺大放异彩。当时的分析结果,“英雄”笔要赶“派克”笔一共有11项指标,即抗漏、圆滑度、连续书写、间歇书写、耐压、耐高温、漏水温差、包金、零件光亮度、精密度、耐磨度等。这11项指标,大多是讲内在质量,但也有几项对外观提出了要求。其中,电镀就是为金笔打扮“卖相”的。因为金笔是书写工具,经常在手中磨摸,而人的手会出汗,汗渍酸性,有腐蚀性,故对零件的光亮度、精密度、耐磨度要求很高,要加强附着力,不能脱皮起泡。这是一个国际性难题,“派克”厂也没有解决好。

为此,英雄厂以实干创新的精神掀起了“英雄”赶“派克”的热潮。电镀车间多次改进张善宝的“绝招”,使质量跃上新的高度。1958年1月8日,《解放日报》头版刊登了有关英雄笔要赶上派克笔的报道,肩题是“英雄牌”金笔的英雄气概,主题是二至四年要赶上“派克”。

经过努力,“英雄”100型金笔最终绝大部分指标超过了美国“派克”金笔。张善宝也因此先后被评为上海市劳模、轻工业部劳模和全国劳动模范,还受邀到中南海做客。

在此后的岁月里,“英雄”金笔还见证了无数激动人心的历史大事件,如香港回归、澳门回归、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及与友好国家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等。当年的“英雄”100型钢笔,更是早已成为收藏界的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