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2019/12/03)

05版:焦点/专题 | 90后村居干部不一样

90后村居干部不一样 2019年12月03日   05: 焦点/专题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杜晨薇

上海基层干部队伍日趋年轻化,如今在村居采访中遇上一个90后,甚至95后,都不甚稀奇。毕竟最“老”一批90后,已经进入他们29岁的尾声,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了。

然而,外界在村居干部的“年龄”这件事上,总是“不依不饶”:他们能适应社区琐碎的工作吗?如何在张家长、李家短的纷扰中自处?疑虑背后反映出长久以来“村居干部”这份职业的本质:想做好基层工作,就得“熬”。年龄上去了,人头混熟了,经验丰富了,才算一个合格的村居干部。

上海正面临一场社区关系的重塑。除了基于熟人社会治理逻辑的“老娘舅”式居委干部,社区也迎来了以专业化服务为核心的年轻基层工作者们。年龄,确切地说是资历,不再是评价其能力的核心标准。

在李阳阳参与的调解中,很少有人问及他的年龄,也鲜有人因他上海年轻小伙儿的身份,给予基于人情的关照。能让被调解人信服的唯一办法,是拿出专业的政策解读、专业的分割方式、专业的调解语言——这刚好是李阳阳所擅长的——他强大的洞察力和语言组织能力,让他第一天进入旧改这个战场,就游刃有余。

但绝大多数年轻村居干部或许没有李阳阳这份幸运,能恰恰拥有一个与个人能力禀赋契合的岗位。面对基层种种工作的复杂情形,他们不得不设法找到与之相适应的解决之道。我曾采访过一位年仅25岁的农村社工,她甚至不能通晓当地语言,却在半年与当地老人的相处中,收获了许多忘年的朋友。依靠的,是她丰富的为老服务知识储备。老人愿意听从她的建议,甚至愿意改变固有的生活习惯。

又是一个靠独特个人能力打动人、取信于人的例子。我不能简单将其归结为90后一代村居干部工作路径的共性,但年轻的村居干部们,正在用有别于前辈的世界观,用现代化的治理思路和方法,同时伴随人情世故的逐渐练达,在基层工作的舞台上开拓出一片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