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2018/07/12)

11版:朝花周刊/综合·广告 | 琅嬛有痴龙

琅嬛有痴龙 2018年07月12日   11 :朝花周刊/综合·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储劲松

  下起了雨,是山中晚雨。雨从衙前河走过,无数条小银鱼在水面跳跃,风起了,狮子峰和岸柳的倒影波荡奔竞,人间安静下来。这样的日子适合读书,古老的书,也适合写文章,序或者跋。
  这些年读了一些古书,正史野乘志怪笔记,六经子集佛老之学,一页页一册册,如喝春茶如饮醇酒,有瘾,也是性情。李易安当年舣舟溪亭,饮而沈醉,归来时误入藕花深处,得如梦令妙词一阕,我读古人书也是误入藕花深处。山水绝佳者多在云烟深处,书之上品多在故纸堆中。误,有时是神明的旨意,指引一条书鱼返回故乡。藕花很红,古书很黄,书鱼很小,人生很短。
  人生如夕颜待宵,如露亦如电,不如作如是观,不如活出一点性情。《尚书》 里的咄咄对话是性情,《聊斋》 里的狐女求欢是性情,孔子曰是性情,逍遥游是性情,山水画是性情,文人字是性情,稽古嗜古也是性情,古来文章字画丝竹之音执羽之舞,无非性情。性是本性,情是真情,性情文章被褐怀玉含章可贞。
  阅古而谈旧,如骑驴远行去访知交人家,讨几杯薄酒来浇心中块垒,借晚雨晚风来吹打肚中衷肠。如野叟巷议渔樵闲话,江湖如何如何,廊庙如何如何,东毗西邻又如何如何,于世无补,聊作谈资。又如冬日晌午靠着山墙根眯眼晒太阳,靠得舒服了,晒得暖和了,顺手搔一搔旧痒。
  家居的夜里,常站在六楼的阳台上,看门前衙前河的流水波光。衙前河是皖河的支流,其源头在烟涛微茫的古荆楚。意兴起时,很想携一坛老酒,乘一叶扁舟溯流而上,去江夏武陵,去赤壁南阳,会一会老莱子和鬻熊,会一会关云长和李太白。
  读书和写作,最终都要洄溯到文章的源头,由民国而晚清,而明元宋唐,而两汉先秦。礼失而求诸野,文穷而求诸古,古籍金绳鸟篆玉牒虫章,是文章渊薮,是最初的母乳。少年多壮志,亦多闲情,饕餮古今文章如小猪啃林中嫩笋,贪多而已,而今匆匆已中年,惟愿在有生之年细嚼慢咽,从容读完二十五史。
  张岱《琅嬛福地记》说,古建安郡有洞山,山中老人有密室,名琅嬛福地,中藏天下奇书,“皆秦汉以前及海外诸国事,多所未闻”。又说密室有两黑犬名痴龙,在此守护已经两千年。读而心痒,复又敬惮。老者其实是仙翁,神仙如此尊崇古籍,我辈读书人岂能不敬惮之如神灵。
  琅嬛有痴龙,读书人当有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