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2018/07/12)

09版:朝花周刊/评论 | 《书店》:名著改编亦可神气灼灼

《书店》:名著改编亦可神气灼灼 2018年07月12日   09 :朝花周刊/评论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独孤岛主

  来自巴塞罗那的女导演伊莎贝尔·科赛特,出手贡献了一出极具英国风味的小镇书店恩怨记。当然这也许泰半应该归功于内洛普·菲茨杰拉德的原著小说。爱书惜书的寡妇弗萝伦斯来到小镇哈伯勒,于一家老宅中开设书店,并试图为这座充满保守气息的小镇注入的新空气。在此期间,弗萝伦斯受到来自掌握小镇事务话事权的马特夫人及其他各方势力的冷漠眼光与敌视态度,唯独看似怪异的独居绅士布朗迪希支持并为其据理力争,直到他生命尽头。
  二战后英国的众生相被缩影在小镇的日常暗战里,甚至波及弗萝伦斯聘请的幼女克里斯汀,这个干练的女孩从初登场便表现得对书籍毫无兴趣,但在相处中越来越明白弗萝伦斯由爱书及爱生命的态度。马特夫人试图掌控小镇文化生态,不惜动用在伦敦的亲戚变更律例,试图将弗萝伦斯赶出小镇。与其相对的是布朗迪希先生,这个开场时仅仅通过他人之口的神秘描述出现的孤寡老人,原来才是弗萝伦斯的知音。深居简出进而陷入小镇飞短流长口舌的老人,撕下所有带作者肖像的书页,却偏偏被弗萝伦斯送来的布拉伯德里的书深深吸引。
  两本书对小书店的发展与终局至关重要,一本是布拉伯德里的《华氏451》,一本是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前者似乎可以被视为是对弗萝伦斯反抗小镇强权的现实投射,代表布朗迪希与弗萝伦斯希望同盟的建立,后者则直接指代冷战未休的年代,一隅之地的偏见如何同意识形态的争斗一样,无情制约着正常人的小梦想。电影对书店本身运营着墨不多,主要是对老屋环境有所点染,为最后书店的结局埋下伏笔。笔墨主要花在了弗萝伦斯与周边人物的关系上,其中,马特夫人形象突出。电影并未单纯表现她“恶”的一面,而将矛头指向其自信的名流风范,而正是某种程度上颇似战前没落贵族的自信,导致她与弗萝伦斯成为宿命天敌。弗萝伦斯与马特夫人的矛盾又以她与小镇的矛盾外化出来,关于书店存废的争议,其实亦是英国战后社会心态冲突的缩影。
  影片结局对弗萝伦斯来说固然惨淡,但书店以一把擎天怒火告终,沉默的克里斯汀用最直接的方式报答着这位曾经为小镇带来美与希冀的执着知己,也用自己的方式延续了这段孤傲的坚持,却让人不免感受到一种灼热的精神力量。艾米丽·莫迪默的演出延续其低调知性风格,将弗萝伦斯的淡泊与坚强诠释得十分入骨,是而今名副其实的“大女主”。《书店》 被称为坚守原著亦升华原著的当代电影典范,也许正是这种从表演层面便予人“舍我其谁”之感的灼热精气神使然。
  后记:上海国际电影节大幕落下,但好电影给予人的不只是瞬间的感动,还会绵亘于之后的品赏与思索。以上几篇影评,是来自影视制作和评论一线的评论者,并不止步于散场后急就章,而是在细嚼慢咽后“反刍”成篇,在此集成一束,再向电影节送上情意绵绵的一瞥。

  特约刊登
  上海文艺评论专项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