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 (2018/01/13)

06版:读书周刊/读书 | 为什么大猩猩没有成为世界主宰者

为什么大猩猩没有成为世界主宰者 2018年01月13日   06 :读书周刊/读书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郑渝川

  黑猩猩能用树枝去钓取蚂蚁为食,水獭会用石块敲开贝壳,蜜蜂跳着舞传递食物信息,还有些动物会数数。很多动物的生存繁衍方式与人类有着相似之处,而人与动物的基因差别也不算大。
  那么,为什么不是黑猩猩、水獭、蜜蜂、蛇、猫,或者其他动物成为进化过程中的宠儿?为什么是我们,而不是它们发明出法律、道德和制度,还有众多的科技成果?
  英国科学家、爱丁堡皇家学会院士、圣安德鲁斯大学行为与进化生物学教授凯文·拉兰德在其所著的《未完成的进化》一书中给出的解释是,人类的文化是生物进化过程和文化进化过程共同起作用的结果,而这也加速了进一步的进化,“人类取得的非凡成就归因于我们独特且强大的文化能力”。这里提到的“文化”,指的是“知识的共享和广泛积累以及技术的迭代改进”。
  人和很多动物都会模仿。这种在科学界被称为“社会学习”的能力,于20世纪被大量科学实验证明在猴子和猿类中普遍存在。如日本猕猴观察人的动作后,就学会了吃红薯前洗净泥沙,海豚会用海绵作为检测工具来驱赶躲藏的鱼类,而黑猩猩族群会传递寻找蚂蚁、蜂蜜的知识,还有一些地区的猴群发展出了接近于人类社会的文化仪式,比如相互用手指掐对方的眼睑,来检验社会关系的远近。
  尽管很多动物的模仿行为和策略同样令人赞赏,但这一切仍不足以让这些动物变成创新专家。人类在进化中得以优胜,很重要的一点是强化了感知系统,让精细动作复制、提高然后再循环提升成为可能,这有助于产生工具创新;而认知心理学认为,模仿的效率取决于模仿者是否理解示范者的目标和活动(这方面的能力被称为心智能力),早期人类群体发育出的文化,推动了与计算、决策、工作、长期记忆以及心理模拟相关的大脑区域(特别是前额皮质),有助于群体成员更好地理解模仿的目标,从而大大提升模仿和学习的效率。
  少数动物拥有高度准确和高保真的社会学习能力,但仍然只有人类才让这一切转化为文化上的累积性。这也使得人类可以在教学中,传授高度复杂的知识。例如,人类教学可以介绍美学、文学,还能够纳入物理学、数学等抽象科学的规律知识。《未完成的进化》书中指出,人类文化传统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积累,为产生技术和其他文化成就创造了可能,这样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在自然界前所未有。
  人类进化的一个标志性成就就是语言的诞生。正如莎士比亚所颂扬的那样,因为语言,人类拥有了无限的能力。在古人类历经文化变异后,语言开始变得复杂,并因此可以在相当广的范围内,让古人类成员在一个网络化的体系内分享知识和技能;再然后,语法得以产生,符号内容也变得复杂,使得人类进化出更加复杂的能力,直接提高了人类的工具制造能力。书中引述了多位科学家阐述的基因-文化协同进化模型,指出文化过程可以随着自然选择的变化速度,影响基因频率,就这样,人类开始进入基因和文化相辅相成的快速进化进程,更加显著地区别于其他动物。受此影响,人类提高了改变生活环境的能力,为之后农业社会的产生、社会分工的出现奠定了基础。同样,因为人类具有文化能力,所以群体、更大的群体(社会结构)就能够累积集体记忆,这其中包括了后来独立发展出的科学、哲学、艺术、宗教、美学。再往后,人类社会开始让经过优化的学习、教学、语言模仿等模式纳入既有的社会和文化机制,社会运行依托于不同社会成员之间的合作。
  人类的进化迄今没有停止。人工智能、大数据、神经科学等新兴学科的发展及融合,正在为下一波进化的涌动创造条件。

 《未完成的进化》[英]凯文·拉兰德著史耕山、张尚莲译中信出版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