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助達人}祖祖 在絕境中保持溫度

2020/11/22

【明報專訊】差不多兩個月前,他失業了。Last day是九月三十日。那天,他把已傳真給各公營及受政府資助機構的信件放進碎紙機。同事覺得一律寫敬啟者省事些,他倒每一封都寫上機構名字,敦促給予同志員工平權福利。後來這些機構的回信抬頭都寫「陳志全先生」,他們懂得,來信者已失去立法會議員身分。今天「議會戰線」不復存在,祖祖(鍾智灝)卻早一步執包袱離開立法會大樓,「老細」慢必(陳志全)拒絕延任,他的七年半議員助理生涯隨之結束,不論當時還是今日,他都形容自己是「光榮失業」。議助總在幕後,他比喻如明星背後的妝髮團隊,議員facebook、YouTube留言的讚賞,他讀着就有滿足感了。文件逐份輾碎,也逐點重組他對這份工作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