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文字江湖:蘇軾自比幽人 / 文.鄭培凱

2020/10/18

【明報文章】蘇軾經歷了烏台詩獄,大難不死,一路冒着風雪,貶到黃州之時,根本無法照顧滯留在後的家眷。自己一個人,只有兒子蘇邁陪伴,孤苦伶仃的,借住在定惠院僧舍。因為戴罪貶謫,是地方監管人員,不許亂說亂動,當然也不可以到處亂跑,只能在廟前廟後,趁着沒人注意的時候,在附近轉悠。試想他第一個月的生活,一定十分苦悶,白天在廟裏偶爾聽和尚念念經,吃口齋飯,平時窩在斗室,關起門來讀《易經》與佛書。此時他寫了《定惠院寓居月夜偶出》兩首詩,反映了他苦悶的心情。第一首一開頭就說:「幽人無事不出門,偶逐東風轉良夜。」第二首則有這樣的句子:「飢寒未至且安居,憂患已空猶夢怕。」他的心情顯然忐忑不安,對剛剛經歷的牢獄之災心有餘悸,夜裏做夢都會害怕。

相關字詞﹕貶謫 詩詞 易經 黃州 幽人 蘇軾 鄭培凱 文字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