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2016/05/27)

副刊 | 許懷欣:上門開show 眾籌散播音樂力量

  【明報專訊】 他對香港的感情,是真的。許懷欣(Ryan)打從14歲離港,28歲才自美國搬回香港。他一口流利的英語中,常常試圖在說話塈角W幾個中文字,搔蚗Y,他說自己看不懂中文字,卻聽陳奕迅與本土獨立樂隊「雞蛋蒸肉餅」和「廿四味」的歌。他不用拼音就可以背出父親的《半斤八O》、《浪子心聲》或是《夜半輕私語》。他是許冠傑的大仔。2004年,香港SARS後,香港人愁容滿臉,許懷欣在美國收到父親的電話,囑他快快回家,父子檔一起以音樂為香港打氣。之後,他與妻子決定留下定居,在鬧市堙A他唱他喜歡的搖滾,兩個孖仔出世後都在香港讀書,他的錄音室樓下便是香港地道的茶記與果檔。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遍地奇蹟。許冠傑(Sam Hui)代表了那個神奇年代,唱盡了香港的笑聲與獅子山下的哲學。他的歌,總是樂觀、幽默、鬼馬,勸勉香港人積極向上,自食其力,命中有無早已注定,毋須強求。比起今天,以前的歌多了一點笑聲,多了積極入世的精神。許懷欣說:「如果要定義Sam Hui的歌,我會說那是classic,經典得像Beatles,聽到會使人想起那段時間的香港、那時人的想法與感覺。他的歌全部都在寫香港……我在美國想念香港時,就會播他的歌,彷彿回到了香港一樣。」
 11歲做歌神爸爸演唱會嘉賓
 小時候他們一家住在沙田,他會跟蚨q神父親出海游水、跑步,父親見他溫好了書又會帶他到公園踏單車和滑板。許懷欣和弟弟常常跟到片場去看他做show、躲在背後看他寫歌或是坐在錄音室的panel上看他錄音。許懷欣第一次到紅館表演才11歲,與父親在一起,他聽到了台下如雷的掌聲,永誌難忘。後來離開香港,他到美國讀高中和大學,受外國音樂的薰陶,他愛上Punk與Rock music,組織了一群喜歡同類音樂的人一起成立樂隊。
 「大學時寫的歌,與爸爸一樣,歌詞的信息很正面,為的都是振奮人心。因為很多時,你身上有紋身,玩Punk music,人們就會覺得:『哦,你是古惑仔』,所以我希望讓他們對我們改觀」,他與當地不同的樂隊一起巡迴演出,為了做好樂隊的T-shirt、海報,他後來又再去修讀設計。畢業後,他與一群音樂同好在美國開了小小的唱片公司。「2004年,爸爸打給我,說:『Hey,我想陪輕鉹H開心,做個show,不如你回來香港幫我。』那時正是SARS之後,他想到我小時候常常會做他演唱會的嘉賓,想我像以前一樣去做嘉賓,讓香港人回想起那段快樂的日子。那是一個很突然的idea,他一直覺得讓香港人忘記今天的辛苦事,為別人帶來happiness是很重要的事。演唱會一直加場,我跟茈L一起走到世界好多地方做tour,就在那時,我突然想回到香港做音樂。」他的錄音室掛茪@張John Lennon的人像畫,在畫前他說道。
 K歌以外 容得下獨立樂隊
 回港後,他見證了香港音樂視野的漸漸開闊。2006年初,他說自己上電視台只能唱K歌,但現在可以玩Rock。「近年也多了像Clockenflap等大型的音樂會,樂壇上多了不同的獨立樂隊,如Supper Moment、Mr.、雞蛋蒸肉餅—— 一個好的music scene,應該包攬不同的音樂種類。我玩音樂不是要和誰鬥,樂迷喜歡聽什麼歌都好,我能為香港的scene提供多一種選擇,就已經很有意義。」他雙手放在電子琴前,彈了幾個音符。在這7年堙A許懷欣都沒有簽過任何的大型音樂製作公司。
 「大公司見到我總有兩個反應,一種會說:『如果你願意唱你爸爸的歌,轉型做Sam Hui第二,我們會撐你。』但我不開心,音樂人最開心的是寫新歌,走新路;另一種反應是,叫我唱K歌,學跳舞,走偶像路線。但那個style不適合我。傾了好多間大公司,最後情G都一樣,做Sam Hui或是唱K歌,沒有第三個option……I love Eason(陳奕迅),but I can't sing like Eason,我喜歡學友,也不可以唱得像學友,我知自己的限制和強項是什麼,我想做回自己的音樂。」他在香港發行過兩張音樂專輯與一首單曲,不諳中文的他,在碟中唱過幾首中文歌,其中一首由他作曲,再由父親填詞,叫做《如今的您》﹕「命運每刻多作弄/濃情瞬間轉噩夢/海闊天空/甘苦與共」,一樣的,與香港同步。
 盼眾籌拉近與人距離
 「我是一個Indie Artist,之前出專輯等三年才能做第二張,在那段時間我接了很多設計工作,儲夠了錢才再來過。Sam Hui的錢是Sam Hui的,我不會拿他的錢去做音樂,我自己要support自己,support自己的音樂。像上次出的碟,已經是7年前的事了」,最近他決定在眾籌(crowdfunding)平台Umadx中集資發行新碟Wake Up!,便宜則50元就有MP3與感謝卡一張,最貴不過幾千元,可以請許懷欣單對單教彈結他,甚至當他MV的男、女主角,或是請他上門在家開show。許懷欣說﹕「外國好多樂隊都做這些living room tour,一連去30幾個地方,到不同地方的人家媔}show。因為美國愈來愈少人買CD,因此大家都轉做live show。我知道香港地方很小,試想像一個屋村,我們一隊三人,到一個人的廳堛惜@個簡單的show,好fun。選擇眾籌,因為我想和人exchange idea,多一個機會走近不同的人,與人們接觸,找尋新火花。」
 眾籌平台Umadx的創辦人Richard接受訪問時指出,全球的眾籌平台中,最受歡迎的項目除了科技產品外,藝術、音樂,甚至書籍出版亦是主流之一。Richard說﹕「香港好多人一聽眾籌,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不是犯法的嗎?其實是人們錯把眾籌想成『股權式眾籌』。香港的眾籌為『回饋式眾籌』,前者與後者主要在回報上有分別:『回饋式眾籌』的回報是實際的產品又或是服務,但『股權式眾籌』回報的是股份。『回饋式眾籌』近似於預購,但『股權式眾籌』卻似投資。」比起外國,香港的眾籌網站瀏覽量相對較少,但Ryan仍然選擇香港的平台,「外國的crowdfunding網站雖然多人上,但比較focus外國,我卻想讓香港的人聽我的音樂」。
 「我是獨立音樂人 不是明星」
 媒體訪問他,總提起他的父親,視他為星二代,他擺手,說自己不是明星,只是獨立的音樂人。「我玩的是Indie Rock。我不介意別人提我爸爸,我很榮幸有這樣一個人出現在我的人生之中,但因為他,我必須要勤力做音樂,因為外人會不停把我們比較,我要努力提醒他們,我有我的style。」他錄完歌常常會讓父親聽,Ryan的音樂並不是阿Sam常聽的音樂類型,「可是他仍然會聽,看結他玩得好不好、音準不準、混音混得靚唔靚」。
 訪問到最後,他抱茪@把結他拍照,攝影師叫他扮彈,他笑蚍u了一段音樂,說:「我不是想做像爸爸一樣的巨星,而是想把音樂的力量傳出去,that's my dream。如果我天天想今年拿不到什麼獎,沒有賣出十幾萬的CD,做音樂會變成不開心的事。對真的愛音樂的人而言,最重要是可以再做下去,我覺得我回來(香港),為的是要fight for我愛的音樂,fight for這個地方,尤其當上父親之後,我想到我的根,如果我留在美國,我就斷了這一切。我想兩個仔都學廣東話,知道香港的文化。我相信香港會愈來愈好,因為人生也有up and down。」
 文:黃雅婷
 圖:陳淑安、受訪者提供
 編輯:蔡曉彤
  culture@mingpao.com


長大後,Ryan與父親許冠傑亦常常同台演出。(圖:受訪者提供) 


許懷欣說自己做音樂,沒有和父親許冠傑比較,因為許冠傑的歌是屬於許冠傑與那時代的,「我現在應該唱我們這個時代的歌」。 (圖:陳淑安) 


眾籌平台Umadx的創辦人Richard(圖:陳淑安) 


兩父子的音樂不一樣,但父親許冠傑仍然欣賞他喜歡音樂的心,不時在技術上給他意見。(圖:受訪者提供) 


Ryan(右上)到美國讀書後,一年總有兩次回港過節,每次回香港都有種回家的感覺。(圖:受訪者提供) 


最近Ryan在眾籌平台Umadx中集資發行新碟Wake Up!,便宜則50元就有MP3與感謝卡一張,最貴不過幾千元,可以請林懷欣單對單教彈結他。(圖: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