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2015/09/10)

副刊 | 藝術家黃嘉瀛 九十後作烈女傳

  【明報專訊】 「我是一個貪圖享樂,卑鄙又無恥的人。」黃嘉瀛用了如此簡短的一句概括自己,放浪形骸,十足的烈女。
 兩年前才剛大學畢業,現在不過25歲,正值芳華,卻已是年輕藝術家中廣被認識的一員。2012年,為了宣傳朋友的展覽,她拍照上傳面書,相片中她脫下庸衣,完全裸露,半趴在地,秀髮一擺,圈上狗帶——媚視世界的姿態,絕不是平凡女子。
 大膽做我
 自言自己寄生在資本主義和極端父權之下的她,關注時事,尤其熱心社區藝術,並將「政治」作為人生的終極課題。這樣一位烈女談起「最理想女性」——她說,就是大家照鏡看到的那位「女性」,「理想女性其實不用生理上是『女性』,或者我們連『理想』這個形容詞都應該拿掉——女性從小都被所謂的『理想』定型、規範和程式化。其實委靡、不堪入目、軟弱、衰老一樣可以是理想的女性」。她曾經夢想當個淡穆賢德的修女,後來長大,覺得世界腐敗,打消做修女的念頭,只想將之推倒重來,希望人類不再吃肉,不再做動物測試,或者……不要再有人類。
 識性女子
 黃嘉瀛愛佐伯俊男的作品,不時與人分享哪本男男漫畫好看,談到情色絕不羞澀。作為「去性別化」的支持者,靈魂原無性別之分,但人在香港,以女性身分談政治有其賣點,於是她以女性藝術家身分創作出不少赤裸而暴力的作品,向大眾傳播革命思想。說到自由和解放,她不諱言:「女性從未被解放」,「當一個城市日日夜夜,津津樂道地以『美貌與智慧』作量度女性價值的單一標準,女性的身體從來沒有被女性擁有過,便已被錯誤的主流價值、隻手遮天的父權攻擊得體無完膚」。拒絕當小白兔,她果敢得如同一頭巨獅,「有一些價值是要堅守的;有一些事情是要做的;有些東西是白的永不能說成黑;黑暗的黑是用來對比光明的光的;現在的堅忍是為了將來走更長的路。」
 文﹕黃雅婷
 編輯﹕林信君
 電郵﹕ lifestyle@mingpao.com


(明報製圖) 


寧為玉碎,不作瓦全,黃嘉瀛相信美貌、內涵都不是因為作為女性而要擁有,她經營兩者,是為了滿足自己。(圖﹕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