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2018/07/12)

觀點 | 李立腄R香港人如何看待假新聞

 【明報文章】在過去兩年,「假新聞」成為一個全球關注的現象。不過,我們對一般新聞受眾如何看待假新聞所知其實不多。同時,假新聞是一個覆蓋面很廣泛的現象。歐美國家特別關注的,可能是一些政治組織甚至外國政府刻意製造和散播的,用以影響選舉和民意的假消息。但內容不真確的新聞,也可以純粹因新聞機構犯錯而產生。另外,一些「假新聞」的內容不一定完全與事實不符,而是它們可能涉及非常偏頗和斷章取義的報道。到底一般市民對不同類型的假新聞的關注度有多高?不同背景的市民對假新聞的看法有什麼差異?
 牛津大學路透新聞研究所(Reuter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Journalism)在6月發表了《2018年數碼新聞報告》。跟去年一樣,研究所在包括香港在內的全球37個國家和地區進行網上調查,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今年繼續跟路透新聞研究所合作處理香港的調查和數據分析。今年的調查加入了一系列關於「假新聞」的題目,結果頗具參考價值。
 受訪者不太介意為開玩笑編造故事
 調查的被訪者是會通過互聯網接觸新聞的人士。在跟假新聞有關的部分,問卷詢問被訪者是否關心網上新聞的真假。在香港,44%的被訪者指自己非常關心或極為關心假新聞。這百分比在全球比較下並不算高:它在研究包括的國家或地區中排第29,亦在7個亞太地區中比例最低。部分原因可能在於假新聞在香港的普遍性和影響,的確未必如一些其他國家般嚴重。例如在香港的選舉中,個別傳媒也許有偏頗的情G,但利用假消息來攻擊對手的狀G未算太常見;而因為選舉和傳播法規,香港亦沒有攻擊性政治廣告(attack ads)的傳統。
 調查亦問到被訪者有沒有對幾種跟假新聞有關的現象感到擔心。如附表所示,香港的被訪者對幾種現象感到擔心的比例,均比整個研究的總比例低。但香港被訪者跟全球的被訪者也有類似的地方,例如大家最擔心的兩項是「因政治或商業動機而編造新聞故事」和「為推動特定議程而扭曲事實」。另外,無論是全球抑或是香港的受訪者,均不太介意純粹為開玩笑而編造的故事。
 大家會否擔心某現象,固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該現象在大眾心目中的嚴重性。常理上,有人惡意造假,比因為無意地犯下錯誤而傳播假消息嚴重;而很多人都會覺得純粹為娛樂大眾而編造一些故事,實在無傷大雅。不過,相比於全球的受訪者,香港市民似乎特別不擔心「標題看起來像是新聞故事的廣告」。香港人看來對網絡上的廣告信息不太反感。
 擔心假新聞的程度也可能會因個人背景和特徵而異。筆者進一步分析香港的原始數據:年齡跟對假新聞的擔憂程度整體上並沒有顯著的關係,不同年齡層的香港市民對幾個跟假新聞有關的現象的擔憂程度基本上一樣。
 較可能跟假新聞關注度相關的,是市民對新聞本身的熟悉程度。今年的調查加入了幾題關於媒體運作的問題,以測量受訪者的新聞素養(news literacy)。筆者用其中兩題——受訪者能否指出哪一個香港新聞機構不靠廣告收入營運,以及受訪者是否知道社交媒體如何選擇推送什麼新聞給使用者——來把受訪者分為新聞素養為高、中、低3組。如圖1所示,新聞素養愈高的受訪者愈關注新聞的真假,他們對幾種跟假新聞相關的現象的擔心程度亦較高。只有兩條題目例外:新聞素養跟人們如何看待「標題看起來像是新聞故事的廣告」以及「為引人發笑而編造的故事」沒有顯著關係。
 本土派最擔憂假新聞
 有趣的是,調查發現政治立場也能影響人們如何看待假新聞。調查詢問了受訪者的政治傾向。在香港的調查,我們用了一般香港民意調查中的答案選項,筆者再把受訪者分為本土派、民主派、建制派,及中間或無立場4組。
 圖2顯示,在大多數題目上,本土派支持者的平均分最高;民主派支持者和中間或無政治立場的市民,對各問題的看法非常接近;建制派支持者對假新聞的擔心程度則最低。不過,跟圖1一樣,不同立場的市民對「為引人發笑而編造的故事」的看法大致相同。但整體而言,我們仍然可以說本土派支持者對假新聞表達了最大的擔憂。
 需要指出的是,不同政治立場的被訪者在新聞素養上也有差異。其中建制派支持者的新聞素養較低,平均分為0.48(2分為滿分);本土派、民主派,和中間或無立場的市民,在新聞素養上的平均分則分別為0.76、0.89和0.76。所以,建制派支持者較不擔心假新聞,部分地跟他們較低的新聞素養有關。
 但本土派和民主派支持者之間的分別,則不能用新聞素養來解釋,因為本土派支持者的新聞素養不比民主派支持者高,但他們更關注幾種跟假新聞相關的現象。一個可能的解釋是,在當下香港的政治環境中,很多本土派的政治人物成為政府針對和打擊的對象,因此他們的支持者可能覺得自己支持的公眾人物特別容易受到媒體不公平的對待和劣質新聞的打擊,亦因此對假新聞特別關注。
 增強新聞素養 警惕虛假資訊
 誠然,調查研究測量的是受眾的觀感,結果不一定反映不同類型的假新聞在客觀上到底有多普遍。但無論假新聞這現象現時有多嚴重,我們都需要提高警覺。以上結果顯示,一名市民對假新聞開始感到擔憂,可以是因為覺得自己支持的觀點或人物成為了假新聞的受害者,也可以是因為個人的新聞素養,讓自己對不健康的新聞現象特別敏感。我們固然不希望人們需要通過成為假新聞的受害者才明白假新聞的害處,所以,提高新聞素養始終是增強人們對虛假資訊的警覺性的最重要方法。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李立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