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2013/04/20)

體育 | 長毛教授﹕香港踩車搵命搏

  【明報專訊】 政壇上的長毛,言行激進;學界堛漯齯礡A面對港府政策,同樣不平則鳴,只是他這次談的不是普選長津,而是單車。
 掛茞z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的銜頭,一頭長髮的何國良,外型看來比傳統的學者潮得多,而且他十分「貪玩」,目標做個三項鐵人;說到香港的單車政策,他一針見血﹕「決策者都坐私家車,唔係踩單車。」在香港,單車只是消閒,在全城搏命搵錢而你上街踩車,當然要搵命搏,總之「認真你便輸了」。
 如果認真便真的輸了,那麼「何良」輸得很徹底。他對單車以至游泳和跑步,都很認真。他不理解何以一架單車會賣六位數字,「癡線咩,咁貴﹗」於是一頭鑽進書本和互聯網堙A車架設計、配件裝備、踩車技巧、訓練竅門,全都盤根究柢。他發現當中很多有趣學問,例如不同品牌車架的人體工學、廠商做齒輪的技巧等,於是購入第一部單車;然後在學踩車的過程堙A發現自己的騎車圓周不夠圓,不惜買部單車機回家,把握時間苦練;他也定期閱讀單車書籍和雜誌,看比賽直播聽評述。總之,一切關於單車的,都不放過。
 07年因三鐵與單車結緣
 從2007年與學生一起參與三項鐵人賽,因而接觸單車,何良看茩輕銂熙璅挺鶻擗@下子爆紅,車友愈來愈多,裝備愈來愈豪,訪問當天是閒日的東涌,由翔東路到欣澳港鐵站,摺車、公路車、20吋小輪徑,便宜的昂貴的,愛單車者目不暇給。冷不防長毛教授潑一盤冷水:「單車熱潮,難搞﹗」那是一場觀念上的敗仗。
 香港講速度、求效率,一切「搵食」至上。單車在我們的城市堙A不是交通工具、不是生活一部分,是消閒、是康樂。一天不改變這種觀念,任何人踩車,每一秒都「搵命博」。
 何良的說法並不誇張。警方早前公布,去年首10個月,共有2180宗單車意外,2054人傷亡,意外宗數比前年同期增加13%,大埔、沙田和元朗是意外黑點。這些數字,都為單車運動蒙上一片陰霾。何良認為,社會對兩個輪的東西向來不友善,從單車到輪椅,總之在路面上是慢速的,都被視為「阻住地球轉」,相關設施自然不被重視。嘗試抽出元兇,他把矛頭指向「效率」和「集體運輸」:
 香港的運輸系統,以大眾集體運輸為主調,巴士和私車家是道路的優先使用者,當連小巴都難在公路上找生存空間,單車憑什麼去爭取?別忘記,決策者都是坐私車家,不是踩單車。
 毗鄰香港的台灣和日本,卻用兩個輪刻畫了城市的和諧。上班族西裝筆挺、老人家鬚眉交白、主婦們拖茷臚l、背包客城市漫遊,人人腳踏單車,汽車、單車、行人,互相尊重;你可以抬茬璅恕W火車,街上也有不少「駐輪場」讓你免費也安心地停泊單車。只是,「香港人話,人]地方大,我]地方細人又多,學人踩單車?搭車啦﹗邊有咁浪漫﹗」教授不慍不火地幽了一默,但句句有骨,該說中不少車友的心聲:
 香港人講浪漫,真係豆腐火腩飯﹗坦白說,每3個月有套文藝片上畫已經「偷笑」,我們的浪漫僅止於此。大家千萬別認真,認真你便輸了﹗
 要改變香港社會對單車的概念,何良直言「暫時冇可能」,但他還是沉醉於限量版的意大利車架,看到輕巧優質的碳纖軨會躍躍欲試,儘管滿地汗水,依然邊看單車比賽邊踩機;今年夏天,他更趁蚗籅k100周年紀念,遠赴當地觀戰,嗅嗅彼邦的單車氣息。
 現場觀戰環法百周年
 對於單車,他自嘲:「我輸光了,哈哈﹗」因為,最認真的,正是這名長毛教授。
 何國良檔案
 職業: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踩車熱點:東涌、在家中踩單車機
 每周踩車次數:3至4次
 踩車心得:要留意肌肉如何發力,落腳的圓周要做好
 最糾結的事:「踩車不掛響鈴會抄牌,掛住又跟一身專業公路裝備不配襯,令人十分糾結……」
 文:李思詠
 圖:余俊亮


單車在香港愈踩愈熱,何國良卻一盆冷水照頭淋,直言香港人難以改變觀念,認為單車也是交通工具的一種;他更寄語一眾車友:「唔好講浪漫,認真便輸了﹗」(余俊亮攝) 


何國良認為踩單車像與魔鬼對話,因為辛苦得任何時候都想放棄,但直言「周身懶蟲咬」的他,卻享受內心掙扎的樂趣。(余俊亮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