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建锋专栏

妙造自然,万象北京

2022/08/06


    楚建锋(教师、杂文家)

    以“传承·创新·互鉴”为永久主题,以“推动文化创新、赋能美好生活”为年度主题的首届北京文化论坛近日圆满落幕。论坛收官之际,唐代诗人司空图的诗句“真力弥满,万象在旁”不断在脑海间萦绕而催人思考。

    “妙造自然,万象北京”,这应当是北京文化的张力所在。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北京立足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四个中心”功能定位,以高度的文化自觉积极探索首都文化建设这篇大文章。北京有着3000多年建城史,860多年建都史,深厚的历史文化,见证了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成就了首都北京的独特魅力。要把北京文化论坛打造成建言文化发展、推动文化创新的一流平台,塑造为具有中国风韵、国际影响的文化品牌,非得有司空图诗句“真力弥满,万象在旁”“妙造自然,伊谁与裁”那样的艺术功力,有“行神如空,行气如虹”那样的气象万千,有追随真宰的艺术创造不可。

    哲学求真,道德或宗教求善,介乎二者之间并表达我们情绪之深境和实现人格和谐的是美,是文化艺术之美!

    人的生命境界之广大,包涵经济、政治、社会、科学、宗教、哲学等无限丰富的内容,而这一切,都能反映在文化艺术里。在生命的小宇宙里,有着美轮美奂、有情有形的和谐之美。文化艺术的博大,和人生同然,静观万象,万象如在镜中。这种觉心,才能映照出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的博大、深邃、充实之美。

    只有“真力弥满”,才能“万象在旁”。大美北京,万象北京,如何用美的视觉去展现、发掘、传承好北京文化?

    首先,是充实之美。孟子曰:“充实之谓美”。清初诗人叶燮《原诗》云:“可言之理,人人能言之,又安在诗人之言之;可征之事,人人能述之,又安在诗人之述之,必有不可言之理,不可述之事,遇之于默会意象之表,而理与事无不灿然于前者也。”求实,则真力弥满。迄今北京已有70多万年的历史。黄帝部落阪泉之战与炎帝部落融为一体,产生炎黄文明,逐鹿之战后把炎黄文明延伸到中原。西周分封燕国至今,在3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从一个分支逐步发展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部分,并随中华文化逐渐融入世界文明,北京文化最基本的特点是海纳百川,丰盈充满。

    北京文化具有纵观古今的历史脉络,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包罗万象的文化形态,自然天然的文化韵味,可谓天工妙造、美轮美奂。北京文化无需雕饰便是一幅大美的璀璨画卷,境界丰实、徒然万象,应全方位在表现“充实”中大书而特书。

    其次,是灵性之美。王羲之《兰亭序》云:“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王羲之笔下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种物象灵性的生生不息之美。物象之美,不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客观存在,反过来陶冶人类的心灵,锻造人类的情操,提高人类的精神境界。世界古代四大文明中,至今延续的只有中华文明,而见证中华文明不断发展最典型代表就是北京历史文化。

    从周口店北京猿人到3000多年前燕国,从秦设广阳郡、治蓟城到汉高祖立燕,从元改中都为大都到明成祖定都北京……北京的历史文化就是物象的活化石。北京文化,需要我们在“人在画中,画在人中”静下心来,思文之幽情,把自然的、物象的美的“灵性”归类、梳理、呈现,让人们在眼、耳、鼻、舌、身的感官意会中发现其灵性、体验其灵性、追踪其灵性,以心灵而映射万物,以物象而观照世界,进而上升到精神层面,去洗涤和改造我们的精神世界,提升我们的精神境界。

    再次,是贵在“神”。戏剧舞台上,强调演员结合剧情的发展灵活运用表演程式和手法,逼真、传神地表现出人物的情感和精神境界,达到无以言表的艺术效果。这“神境”,是剧中人与观众的精神交流,是神与形的高度统一,是剧情与现实社会的高度共鸣。北京文化被喻为中华文化的北斗星,堪称世界文化的参天大树。尽管不同时期北京文化内涵有所变化,但是从地域文化上升为炎黄文明、中华文明的这条主线没有变,这是北京文化的精髓所在。在发掘北京文化中,这就是“神”,就是其真谛。

    北京文化发展至今,之所以不断显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凝聚力、向心力,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得益于中华文明根脉深厚、枝繁叶茂。孟子曰“充实而有光辉谓之大”,发扬北京文化的“神”,就是要站在厚植中华文明的高度,善于以一粒沙看世界,把“美如神龙”的北京文化的一鳞一爪生动传承,努力擦亮北京历史文化的金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