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说法

从提议“迁移考拉”想到移民火星

2020/01/15


    张田勘

    燃烧了4个多月的澳大利亚野火不只是造成了人的巨大灾难,也成为野生动物的火葬场。迄今,已有4.8亿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丧生,考拉是受灾最严重的动物之一,约8000只考拉死亡,占新南威尔士州中北部海岸所有考拉的1/3。

    对于此情此景,怀有深厚同情心的新西兰民众发起了一场在线向总理阿德恩请愿的活动:把考拉引入新西兰吧!到13日中午,这项在线请愿活动已获7500人联署。请愿书中写道,“考拉在澳大利亚正面临‘功能性灭绝’,而它们有可能效仿许多其他澳大利亚原生物种,在新西兰‘茁壮生长’。”

    不过,这一请愿遭到了新西兰政府的拒绝。新西兰总理阿德恩的发言人告诉新西兰电视台,政府的重心是协助野火获得控制,好让考拉“能够留在自然栖息地”。

    人溺援之以手,这既是共情也是普遍的伦理,但为何新西兰要拒绝这一拯救濒危动物的美好愿望和行动呢?对此,动物学家和生态学家给出了几个理由。

    一是考拉天生十分挑食,它们可能根据树叶的毒素和营养成分,仅选择某几棵树、甚至这些树的某部分叶子作为食物。即便在同一片栖息地内,住处相隔不远的考拉也可能偏好不同口味的桉树叶。因此,在澳大利亚境内,想要转移个别考拉都十分困难,更别说转移到新西兰了。即便两个国家都在南半球,而且气候和自然环境也相差无几,但是真正能让考拉生存的不只是桉树,还有其他条件。迁移整个种群的考拉并不现实。

    由此想到,人类也可能遭遇像今天考拉一样的灾难,而且,这种灾难是人力难以抗衡的,如地震、陨石撞击地球、人口爆炸等。为此早就有无数专家、科学家,如霍金,提出了一种方案:移民火星或其他类似地球的星球。

    然而,人类移民火星不知道比考拉从澳大利亚移居到新西兰难了有多少倍。先别说人类移民其他星球会不会造成对其他星球的生物入侵和灾难,仅仅是习惯了地球生活的人,以及在地球上演化了上亿年的人类,要适应地球之外的其他星球的自然环境,简直比登天还难。

    人有自地球存在以来演化出的适应四季的生物钟,还有适应地球吸引力的行动,以及地球上适合人类生存的空气、阳光、水和土壤,尤其是后者能种植各种食物,以供给所有人生存必需的食粮等,都是其他星球所不具备的。

    到了火星或其他星球,别说种植各种作物、生产粮食以供人之所需,就连适合人呼吸的空气和饮用水也找不到,因此,人类要移民火星或其他星球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梦想,要实现这种梦想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尽管美国航天局(NASA)的过境系外行星测量卫星最近发现,一颗距地球31光年的行星GJ 357d位于宜居区,与其他行星一起绕恒星运行,但这也只是一种推测。如果真的要移民,仅仅是距离就足以让人类不是死在移民的路上,就是死在移民的星球上。因为,那些估计为宜居的星球都距离地球有几十到上百光年的距离,而1光年大约为9.46万亿千米。

    保护好我们的地球,足以容得下所有人栖息;努力建设好地球,也足以防备各种导致人类灭绝的大灾难。正如现在对待考拉,恢复和建设好它们的自然栖息地,就是拯救它们的最好方式。

    漫画/陈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