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

对于二级市场 尤其要强调自律监管

2019/03/15


杨成长

    中国经济形势走向如何?老百姓该如何配置自己的资产?

    全国两会期间,在政协经济组驻地北京昆泰酒店,北京青年报记者就许多经济热点问题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

    谈经济形势

    下行压力已在可控范围内

    北青报:现在有观点说中国的经济已经在去年年底触底了,L形的走势已经从“一竖”到了“一横”,您怎么看待?

    杨成长:中国经济L形这个大趋势没有变,但L形也不是说就在一个平面上,它会上下波动。中国经济目前来讲仍然有下行的压力,但这个下行压力已经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北青报:我国经济尚有下行的压力体现在哪些方面?

    杨成长:我们国内的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有比较明显的增速放缓。前面40年中国都是超前发展基础设施,这个基数已经比较大,再加上我们要控制地方债务,稳定房地产市场。这些都会影响到投资的总量。另外,中国的消费对整个经济增长的拉动达到了近百分之八十。但是在结构上正面临一个调整,原来中国人消费投入的三大块,包括住房、汽车和手机,以汽车为例,我们一年销售近3000万辆,全世界一年销售的加起来也就8000万辆,已经很难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大幅增加,所以我们面临一个消费增速下滑的问题。

    北青报:应该如何去缓解经济下行的压力?

    杨成长:从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和部长们的系列记者会可以看到,今年政府的两个着力点,一个是采取大力度降税减费等系列措施,把企业搞活;另一个是在引领居民扩大消费方面发力,搞活市场,形成培育国内大市场。在这些措施下,中国经济尽管有下行的压力,但保持大趋势的平稳应该没有问题。

    北青报:去年底以来金融领域一个最大的变化是提出了供给侧改革,我国的金融供给侧改革将如何改变金融生态?

    杨成长:当前,我国金融市场出现了企业长期资金需求和供给不匹配的问题。怎样去优化金融供给结构,特别是引导长期资金的发展,是一个重要课题。目前,我国的金融结构是橄榄形的,中间的银行资产超过200万亿元,而证券和保险等只有十几万亿元。需要通过供给侧改革的深入,将来推动出现哑铃形、“两头大”的结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核心问题是解决资金端和产品端的对接问题。

    谈楼市情况

    房地产不再是单边看涨

    北青报:如何看待部分地区房地产限购政策的放松?我们还会不会走上刺激房地产的路?

    杨成长:房地产的根本政策没有改变,目前部分地区房地产市场出现松动迹象,总的来讲,主要是房地产处于一个从短期措施向长效机制过渡的阶段。过去几年主要采取限购限售限贷等短期措施,但还要建设房地产的长效机制,来稳定老百姓对楼市的预期。

    实际上,楼市这两年已经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房地产单边看涨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大家对房地产市场心态开始慢慢平衡了。

    谈投资方向

    靠买房暴富的时代结束了

    北青报:近期股市行情向好,很多个人投资者加大在资本市场的投入,不过也有人坚决认为只有买房才是理财的最好方式,您怎么看?

    杨成长:此前二三十年中国房地产从无到有,出现了一个价格快速上涨的过程,任何一个社会必然经历这样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效应。但这个靠买房暴富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从老百姓财富的战略配置来看,是时候该适度控制一下房地产的比例了。房子的价值就是它的居住属性,体现为租金回报率,它的平均收益率是远低于其他金融资产的。从长期来看,股权投资收益、债券投资收益、房地产投资收益,他们之间的巨大落差会慢慢变小,变得均衡。

    北青报:3月7日,在上海代表团的全体会议上,樊芸当着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面说,现在证券法顶格处罚只有60万元,解决不了问题,您对监管方面有什么建议?

    杨成长:这几年,对二级市场的监管逐渐强化。首先是信息技术的发展给监管带来了便利,另一方面监管的制度也越来越完备。二级市场的监管,要把法律监管、市场的自律监管和行政监管结合起来,尤其是要强调自律监管。在国外成熟的二级资本市场,行业自律监管非常强大,市场经济与行业的自律性是不可分的。

    北青报:我国将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这对资本市场会带来哪些变化?监管上是否有新的挑战?

    杨成长:科创板对二级市场的影响总体来说是正面的,科创板的设立使得大量符合我国经济发展方向的新业态新模式企业能够上市,令上市企业结构优化,为A股引来新的投资人,提高A股对国际资金吸引力。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不是放松监管,实际上注册制是把相关责任下沉。企业信息的真实、全面、完整主要依靠信息披露,要强化企业董事会、高管责任,保证披露信息真实性。这对投资者、承销商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文并摄/本报记者  朱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