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跷的特斯拉“断轴”

2019/03/15


后悬挂底盘示意图 右后轮上连杆和拉杆断裂处 上连杆和拉杆是镂空设计 右后轮“断轴”拖回维修中心

    安心消费汽车

    从2017年8月20日至今3月13日,车主季晨的特斯拉Model S 70D已经在来广营特斯拉特约维修中心停放了一年零205天,原本靓丽的红色车身上满是灰尘。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因为车辆在正常行驶当中的意外“断轴”,季晨一直在与特斯拉中国公司对簿公堂,希望能得到一个圆满的解决方案。

    幸运的是车速60公里/小时

    说起这起特斯拉意外“断轴”,着实有些蹊跷!

    时间拉回到2017年8月20日凌晨4点多,季晨驾驶Model S 70D从石景山开车回家,当车辆行驶到田村路辅路时,突然车辆右后车身往下一沉,随后听到“咯噔”一声,方向盘迅速向右跑偏。季晨立即稳住方向盘,急踩刹车,才把车辆停在道路右侧。心有余悸的季晨下车查看车辆,第一时间打了特斯拉的救援电话。

    最初,季晨以为仅仅是右后轮爆胎,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救援师傅换轮胎时,才发现车辆右后悬挂系统的上连杆和拉杆都已经齐刷刷的断裂,轮毂已经严重外倾。看到这一情况,季晨有些后怕,“回想起最近几年特斯拉的一系列‘断轴’事件,我只能庆幸当时的车速不快,只有60公里/小时,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车辆在当天早7点多被拖到了特斯拉来广营特约维修中心,工作人员建议季晨启动保险理赔流程,但是在保险人员到场后初步判定,认为季晨的特斯拉“断轴”属于质量问题,不予理赔。对于随后季晨向特斯拉提出的质量问题免费维修的诉求,特斯拉也不予承认。工作人员的说辞非常明确:车主季晨的特斯拉是由于碾压到硬物,导致悬挂系统的上连杆和拉杆断裂,不属于质量问题范畴。

    为了证明车辆确实存在质量问题,季晨花费了5000元委托一家具有鉴定资质的二手车鉴定机构对车辆进行了鉴定,但是特斯拉并不认可这一鉴定结果。特斯拉法务部门的人员甚至回复道:特斯拉并不认可季晨委托的第三方鉴定,要让特斯拉承认有质量问题,只能通过法律手段。“言外之意,去告我们吧!”季晨回忆说,“特斯拉法务人员当时的态度很恶劣!”

    同一辆车两样鉴定结果

    眼看问题不能得到解决,季晨只能一纸诉状将特斯拉中国起诉至北京朝阳法院,特斯拉也在第一时间委托相关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但是令季晨没有想到是,同是国家认可的鉴定机构却出现了两个不同的鉴定结果。特斯拉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鉴定后认为,被鉴定车辆右侧车轮碾压到有一定高度落差的坚硬物体,右侧两车轮瞬间受到较大外力作用,外力作用超过自身所能承受的力,最终导致轮辋开裂,轮胎失压,此时右后车轮悬挂系统失去平衡,导致上连杆和拉杆也受到较大外力作用而发生断裂。

    看到这样的鉴定结果后,季晨非常气愤地说:“当时车辆停下来,我还特意在周围看了看,是不是因为压到什么东西,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怎么可能是压到那么大的硬物,而我没有觉察呢!”令季晨更难以理解的是,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所谓“碾压到有一定高度落差的坚硬物体”,只是根据问题车辆的SD卡数据的记录“猜测”的。而对于前轮发生轮辋开裂,并没有相关的数据支持,以此作为判断显然不够严谨。而在此前,季晨委托的第三方鉴定机构对于轮辋开裂的鉴定认为,断轴的特斯拉Model S 70D轮辋开裂呈“丁”字状,并非碾压硬物造成,或是由于轮胎失压后轮毂外倾与路面相互挤压所致。

    10秒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司法鉴定中心提供的鉴定车辆SD卡数据显示:被鉴定车辆从04:48:21到04:48:31时,行驶速度从65.3km/h直至降至0km/h;被鉴定车辆从04:48:26时,左前轮高度为-7mm,右前轮高度为4mm,左后轮高度为22mm,右后轮高度为78mm。鉴定机构分析认为,根据当时胎压显示结构表明,当时车轮没有在同一水平面上。在04:48:31时,左前轮高度为-2mm,右前轮高度为11mm,左后轮高度为-2mm,右后轮高度为50mm。这一数据表明,被鉴定车辆在04:48:26到04:48:31这一时间段内,车轮跳动较大,右后轮胎略有失压。此后在04:48:31到04:49:19时间内,车辆右前胎压和右后胎压迅速下降,因此认定在此时间段内轮辋发生开裂,导致轮胎失压。鉴定机构工作人员承认,在提调鉴定车辆SD卡信息时,确实有数据不全的情况。

    “鉴定机构以此作为依据,认定季先生的车一定是碾压到硬物显然是很冒失的。”长期从事赛车工作的专业人士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时候,车辆轮毂受到横向挤压,比如挤压过高落差的坏路断面、马路牙子等,极易造成悬挂上连杆和拉杆断裂,甚至是轮辋开裂。如果季先生这辆车的轮胎没有外伤,基本可以判定并不是碾压硬物所致。”

    为什么不认可鉴定结果?

    季晨的特斯拉Model S 70D是2015年7月31日购买的,花费了86万元,加上各种税费可能超过90万元。季晨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可是特斯拉又是怎么对待消费者呢!他们不惜花费9万元的鉴定费,做出这种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事情!”

    对于鉴定机构太过武断的鉴定结果,季晨有两点质疑,一是从轮毂开裂的形状看不出是碾压坚硬物体导致;二是SD卡的记录无前轮异常数据,特斯拉是否存在隐瞒数据的嫌疑。“作为一名消费者,其实我的要求并不高,只是要求特斯拉给我能免费维修,但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只能继续与特斯拉打官司。”季晨的态度很坚决,“如果打赢了官司,除了免费维修外,我还会向特斯拉索赔一年零205天的租车费!”

    去年12月25日第一次开庭后,季晨很快向朝阳法院提请二次鉴定。

    特斯拉“断轴”并不是个案

    实际上,特斯拉“断轴”并不是一个个案,多地都出现过相关事件。

    2018年12月21日,上海一位车主反映,他买了才一年多的特斯拉MODEL S轿车,在小区内行驶时突然发生断轴。后经查实,原断裂处是左后轮悬挂摆臂轴。

    2017年7月29日晚,一位MODEL X车主在正常停车入库时,右前轮悬挂固件螺丝断裂,造成车辆趴窝。根据车主所提供的照片可看出,车辆的下支臂已经与车轮架脱离,虽然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断轴”,但是影响到车辆行驶的安全性,在高速行驶时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将会危及车主的生命。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向北青报记者透露,实际上从2016年至今,特斯拉“断轴”事件已经出现数十起,这些“断轴”事件或者是摆臂轴,或者是悬挂下支臂螺丝,都造成车辆在行驶过程中出现轮胎侧倾,危及车主的生命财产安全。时至今日,特斯拉对于这些 “断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话。

    一些技术专家解释认为,实际上,季先生的特斯拉Model S 70D从尺寸上相当于豪华品牌的C级车,自重超过2.4吨,而传统C级汽车自重最高也仅为1.8吨左右,超出一般汽油车达600公斤,这相当于豪华品牌C级车上坐了6个大汉,因此在悬挂机构上,特斯拉必须进行进一步的强化才能符合其车辆要求。显然,从一系列的“断轴”来看,特斯拉的悬挂机构可能存在某种缺陷,而特斯拉和相关的机构并没有就此问题展开调查,因此造成此类事件频繁发生。

    谈到如今的司法鉴定,这位人士说:“实际上,司法鉴定并非汽车行业的专业鉴定,一般只是对鉴定车型损坏部件进行物理判定。而严格意义上讲,只有在拿到特斯拉的相关技术指标后,由汽车专家组成的委员会,才能对于车辆机构进行全面准确的判定。如果鉴定存在安全隐患,可以提请国家质检部门,强制特斯拉召回问题车辆,只有这样相关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截至本报发稿时,季晨二次鉴定申请已经获得通过,特斯拉中国公关部门对此未做回应。季晨说:“虽说要花费9万元,以及大量时间,但是我会在所不惜的,只是为赢回自己作为车主的尊严!”

    文/本报记者  何登峰  供图/高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