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戰東錦賽 硬撼中日韓 港足十年 體育人訪:細焯難忘金帥發火 | 日報 | 體育 | 20191203

2019/12/03

細焯曾兩度隨港足出戰東錦賽,兩次賽事均在日本進行,他對這項賽事印象最深的,除了強大的對手外,還有天氣,他說:「感受好深,因為難得攞到參賽機會。面對中國、日本同南韓呢啲當年或家陣都係亞洲頂尖嘅對手,兩次都係喺寒冷嘅天氣進行,所以要應付天氣同強勁對手,都比較吃力,但係過程學到好多嘢。」

憶起兩度奪得決賽周入場券,細焯表示,03年那次得來相當容易:「第一屆未有北韓,所以香港順理成章,好容易贏蒙古、贏關島、贏澳門,攞到入場券。」不過,港足之後要再闖決賽周變得相當困難,「之後曾加過澳洲,又加番北韓。呢個係香港好渴望去到嘅賽事,可以喺短時間對到三支亞洲好強嘅對手,而對手亦係好認真應付呢個比賽。」當時東亞三強對東錦賽重視,派遣大部份主力出戰。直至10年,香港終於第二次出戰東錦賽決賽周,但港足只是守和北韓,再以得失球差壓倒對手晉級,細焯憶起當時外圍賽次圈的賽事,「10年對北韓打和,最後一場對關島,我哋贏左12球,連我都上去頂入咗球,嗰屆係得失球壓過北韓晉級。」

當屆港足以八個得失球差壓過北韓晉級。細焯指當年主教練金判坤對北韓有針對部署:「北韓特質都係打不死,拼搏全面。當年佢哋技術唔太好,係靠機動制勝。教練針對呢樣去密集防守,令對手冇咁多空位進攻,然後我哋喺其他對手身上攞到好多入球出線。」

最後計劃順利,港足在決賽周挑戰更強對手,首戰就是面對金判坤祖國南韓,「嗰場最難忘,我記得我做隊長,嗰場打得唔好,上半場唔知落後幾多球,入到更衣室大家都唔開心,又凍喎。」不過,比賽過程並非重點,令細焯難忘的是半場休息時在更衣室發生的一件事,「入到去得一個人成身好熱,就係金判坤,我哋上半場打得唔好,可能面子上有啲唔開心啦,佢一嘢打落黑板。」當時港足半場以0:4落後,金判坤一打令手部受傷,更衣室內的球員和職員都嚇呆了,但也令球員醒覺,下半場戰至補時才再多失一球,最後以0:5落敗。

另一場令細焯印象深刻的東錦賽,是03年那一屆,對手也是南韓,皆因該仗港足憑「大俠」羅倫士攻入一球,至今仍教球迷津津樂道,細焯說:「對手有李雲在,仲有嗰屆最有價值球員柳相鐵。嗰場波,羅倫士接應一個長傳,巧妙地用膊頭壓過兩個南韓守衞,再喺李雲在出迎之際過埋佢射入。」這入球成為經典,除了因為對手是南韓,也因為建功者是羅倫士,「我哋嗰陣覺得喺佢身上冇可能發生嘅事,偏偏就發生咗。」羅倫士這個技驚四座的入球,也令他得到外國球會的注意,細焯續說:「可能因為呢球波,當時佢引起好大迴響,好多人搵佢落班。」筆者說:「你哋當年係球會隊友喎!」細焯答:「係呀,我哋一齊踢愉園,之後佢都一直踢愉園,最終冇其他球會簽佢。」或許羅倫士就是欠缺「自動導航」,所以未能成功外流。不過,當年的東錦賽的確令香港球員有機會受到外國球會注意,細焯指:「呢啲比賽有啲球探去睇,始終都係高水平,好多球探睇吓有咩亞洲球員啱用。」

畢竟踢過兩屆東錦賽,細焯對三支東亞強隊都有較多對陣經驗,他認為三隊各有不同風格:「兩次對日本,對手都係用波能力較強,以地面進攻為主。南韓就較機動,球員有跑唔完嘅氣力,多用兩邊翼鋒。對中國就多高波,我哋制空力當時唔太強,當年冇咁多入籍球員,03年得羅倫士、10年就有卓卓。當時踢東錦賽,對本地球員嚟講係好好嘅經驗同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