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的蝴蝶效應 - 盧峯 | 日報 | 要聞港聞 | 20191203

2019/12/03

在中美百年角力中,香港無可避免被夾在中間動彈不得,受到形同左一巴右一巴的巨大衝擊,其他重要國家同樣免不了受今次地緣勢力板塊移動的影響,需要重新調整本身的戰略部署。其中處於中美角力前線的日本最積極,首相安倍晉三一方面努力改善跟中國政府最高層特別是習近平的關係,另一方面大力強化日本的外交關係網,除了不計代價(付出更多軍費)鎖緊跟美國的軍事同盟外,他還着意強化日本跟其他國家的政治以至軍事合作。

最新近的動作是跟印度建立(2+2)的軍事政治對話機制,即外交加軍事對話。雙方已商定明年舉行聯合軍事演習,以應對中國在印太地區的影響力不斷加強。日本跟蒙古的關係同樣越來越密切,援助項目逐步增加。經濟方面,美國退出TPP(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後,日本接棒成為組織的主要推手,成功落實這個多邊經合組織(改名CPTPP)。若果將來美國更換政府,重新投入多邊國際政經組織,CPTPP將會實力大增,成為日本在經貿上跟中國分庭抗禮的重要工具。

日本以外,歐盟雖然不算處於中美角力的前線,但對中國在歐影響力不斷增加深懷戒懼;加上美國特朗普政府對北約、歐盟採取若即若離以至敵視態度,歐盟核心成員特別是作為龍頭的德國開始認真思考「第三條路」的選擇,即在中美之間盡量不站邊及採取獨立自主的對策。德國總理默克爾早前已公開說,歐洲包括德國不能再倚靠他人保障自己的安全,必須採取積極的行動保護本身利益與未來發展。默克爾口中的這個他人指的自然是跟其不咬弦的特朗普。

到最近,默克爾在國會發言特別提到中國,指德國及歐盟不能孤立中國,也不能不提防中國不斷在歐洲擴大影響力。她並呼籲歐盟要在科技發展如5G上採取統一立場,既不被美國牽着鼻子走,也不讓中國逐個擊破,確保歐洲的科技基建合符安全及歐盟的技術要求。

默克爾有這樣的呼籲不奇怪。美國為了在5G技術上打擊中國,不但在國內嚴格限制華為、中興等內地科技巨企,還向歐洲多國如波蘭、捷克以至英國施壓。另一邊廂,中國銳意擴大對歐洲的影響力,特別是東歐、南歐一些較窮的國家,中國政府透過投資、科技合作、貸款在匈牙利、羅馬尼亞、希臘等國建立影響,有能力左右他們的政策包括科技應用及使用的制式問題。

換言之,歐盟成員國其實已成為中美拉攏爭逐的戰場,隨時令歐盟變成一盤散沙。默克爾呼籲歐盟在科技發展上採取統一立場,正是為了減少中美干擾,保持歐盟本身的自立性及迴旋空間。其實,德國政府本身也銳意加強保護本國關鍵企業,宣佈成立有國家資金作後盾的委員會,必要時防止本國關鍵企業如西門子、德意志銀行、蒂森克魯伯等被外國特別是中國收購,令本國先進工業科技落於人手。

從歷史上看,德國想走第三條路早有前科。70年代東西方冷戰方興未艾時,時任西德總理布蘭特提出Ostpolitik的策略,主動向蘇聯、東歐伸出友誼之手,打破壁壘分明的敵對狀態,並正式承認波蘭、東德政府。但由於西德當時實力有限,軍事、政治上深深倚賴美國支持,布蘭特得一邊推動東進政策,一邊強調西德將堅守北約成員身份,繼續承擔共同防衞責任。今次時移勢易,美國正主動削弱本身對歐洲盟國的影響力,北京則努力拉攏歐盟以抗衡美國。此消彼長下,德國及歐盟走上第三道路的機會正大大增加。

盧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