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反制美國 投鼠忌器  傳媒工作者 - 林海 | 日報 | 要聞港聞 | 20191203

2019/12/03

民主陣營在上周的區議會選舉中取得大勝,結果充份反映大多數港人站在爭取民主、捍衞自由的一方。據聞美國總統特朗普受到香港民意明確表態支持抗爭的影響,終於在選舉結果塵埃落定後,簽署了早前國會兩院大比數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港人的一票改變不了林鄭政府和中共的鐵石心腸,卻影響了大洋彼岸那位狂人總統的決定,無疑是極其諷刺的。然而這也是專制政權與民主社會的本質區別,即使是台灣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在區選後也要發文支持港人的雙普選訴求,因為民主社會的從政者經過選舉洗禮,多少總知道民怨怒潮不可違的道理。

特朗普簽署的人權法案由草擬階段起已不為中共所喜,北京左一句抗議、右一句反制說了半年,然而將法案一步步由概念推至落實的最大助力,正正就是中共自己。若非中共22年來一直拖延對港人的民主承諾,香港何以會積壓如此巨大的民怨?若非中共連最溫和的改革聲音也要趕盡殺絕,走上徹底的極權路線,港人的憤怨怎會得不到疏導?若非中共在此次抗爭運動中先無視百萬民意,後縱容政權暴力屢破文明底線,香港的抗爭又怎會受到全球關注?港人又怎會在走投無路之下促請歐美介入,對極權政府施壓?若非7.21、8.31、10.1以及派警察圍攻大學等野蠻作為,人權法案又怎會像裝了助推器一樣,在美國冗長的立法程序中極速通過?這一切皆非香港抗爭者「勾結外國勢力」就能辦到,事件主導權一直在北京,人權法案的制訂以及將來的制裁也是中共咎由自取。假若香港大多數人擁護特區當下的建制,美國要干預也師出無名。

法案通過後,說了多時的中方首輪反制昨日終於出爐,極左五毛高喊的制裁美國官員/議員、中斷貿易談判等通通未見蹤影,只有暫停美艦訪港申請及制裁若干美國NGO的舉措。前者對美軍日常部署毫無影響,不停香港可以停泰國、菲律賓、新加坡甚至越南;後者名單上之NGO皆是人權或支援民運的組織,諸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及人權觀察等,本就被中共視為眼中釘打壓,現在才說制裁實屬無稽。兩者加起來凸顯的,是中共反制軟弱無力,與人權法案可以凍結官員資產的效力有天淵之別,也與中共口頭上的激烈反應相差甚遠。

此一落差,正說明了中共對美政策陷入了投鼠忌器的兩難局面。中共不是不想反擊美國,只是在內外交困的政治現實下若然與美國撕破臉,其一來無必勝把握,二來所帶來的經濟震盪必定影響其在內地的管治,所以當下的反制流於表面,與貿易戰先嘴硬後退讓的變化幾近一樣。對港政策也是同理,中共不是不想用盡一切武力、辦法強勢鎮壓香港的反對力量,只是在政治現實下要保住「一國兩制」的外殼加以利用,就不能完全把體制的面具拋棄。中共既不肯退讓,又不能「破罐子破摔」地徹底打翻一切,其結果只能是像現在這樣,一邊死要臉地擺出可以掌控一切的強硬態度,另一邊卻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最終就只是讓世界看到了其尷尬為難的窘迫態。

林海
傳媒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