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毀國安委員會制度 造就特朗普專橫 | 日報 | 國際 | 20190912

2019/09/12

《華盛頓郵報》社評指,國家安全顧問主要職責傳統上是監察包括國務院、國防部及情報機構在內的嚴明決策過程,並為總統作出重大決策,但博爾頓並無這樣做,相反他抨擊其他人主動提出的建議,包括美朝峯會及阿富汗塔利班談判等,但這種失序卻是由不按章法辦事的特朗普容許甚至鼓勵。社評認為若特朗普真的找到任內第四名國家安全顧問,人選必須較博爾頓順從。

《紐約時報》有評論則指博爾頓與一位難以捉摸的總統共事,為實現自己政策,短短17個月內摧毀國家安全委員會制度,打破70年來一直作為美國外交政策核心的跨部門體系,避免總統輕舉妄動。評論指博爾頓對自己關於政府應做甚麼,及如何運作的看法充滿信心,減少國家安全委員會參與會議人數,令委員會會議召開次數較常規少得多,形容實際上國家安全委員會已不存在,只有國家安全顧問,到最後特朗普認為有他自己就夠,可以不要國安顧問。
美國《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