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人哮喘復發 皮膚過敏 | 日報 | 要聞港聞 | 20190912

2019/09/12

家住鴨寮街唐三樓劏房的馬先生談起催淚氣體猶有餘悸,他憶述上月14日,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燒街衣人士,當時他與太太在家中,冷氣機將室外催淚氣抽入屋,即使關掉冷氣,用濕毛巾堵塞門窗隙縫,哮喘病已癒的太太感到呼吸困難,吸服哮喘藥卻沒改善,需即時送院治理。

馬太至今仍未痊癒,常感氣促。馬先生續指,同層四戶劏房居民事後身體也各有不適,連冷氣機也不敢開,怕會有有害氣體殘留,大熱天時也只能開風扇。他非常擔心太太:「我哋都打算搬走,唔敢住深水埗。」

在深水埗嘉頓大廈附近上班的陳小姐回想,8.11當日她下班時也曾吸入催淚氣體,猛流眼水,走進附近快餐店用水抹眼便回家。事後發現皮膚容易過敏,一抓就會出現生風癩似的紅腫,未知是否與吸入催淚氣體有關。她同樣擔心街上有催淚氣體殘留,例如之前西九龍中心對出放過催淚彈,她都刻意繞路走。

另一名該區居民謝太平時經常出街蹓狗,但因擔心寵物在街上會舔到催淚彈殘留化學物,現已避開欽州街、西九龍中心附近,「我平時喺嘉頓山嗰頭放狗,都會見到好多流浪貓狗,但呢排少咗好多,唔知關唔關放催淚彈事」。

■記者陳詠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