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湖橋讀《零八憲章》被拘 社工呂智恆:最壞是冷漠

2017/08/13

■呂智恆希望用吸引眼球的方式令公眾關心政治。

【本報訊】劉曉波頭七,呂智恆隻身到羅湖橋宣讀《零八憲章》作悼念。惜未過中方口岸已被公安帶走,拘留8小時被放回。冒險犯禁,有人說勇武,有人話太激。「究竟是和平宣讀太激,還是香港人太冷漠?」自小在兒童之家長大的他,說要成為殉道者,喚起關注:「最壞不是被拉,而是被拉被消失,大眾仍漠不關心」。
一年前,本土派興起,抱着結他唱「今天我」的呂智恆,受訪時寸嘴反問:「參選有幾勇武?」到勇武似乎再沒甚麼市場,他卻單人匹馬,帶着「我沒有敵人」紙牌闖關。沒傳媒採訪,擔心手機資料一旦外洩會牽連別人,連手機都沒帶上。「覺得啱嘅嘢,去做就好」。以小市民身份司法覆核一地兩檢;本月初又搞另類簽名行動,說要在警察總部門外向「身在曹營」的警察收集簽名,「支持割地兩檢,跨境執法」,玩「反諷」吸引眼球。
「唔用呢種方式,香港人根本唔會有興趣理」。但現實是就算用這種方式,關心的人似乎也不多。「香港人處於空前灰心無力的階段,惟有盡做」。由萬人包圍立法會反高鐵,到持續了79天仍功敗垂成的雨傘運動,2016伊始,立會選舉,無論未入閘還是入了閘,都被DQ,他說:「正因為成個社會嘅氣氛咁無力,更加要盡力做」。


■劉曉波頭七,呂智恆到羅湖橋讀《零八憲章》悼念時被拘。

被「假記者」追問家人情況

在羅湖橋被拘寫下悔過書獲釋回港翌日,就有自稱「民間記者」的人主動約訪。「早午晚不斷催促,不過最關心的是:你的家人在香港還是內地?」在破碎家庭長大儼如人球的他,自細「被嚇慣」,沒被恐懼擊倒,確定是「假記者」後,他更謹慎,包括退出舊同學手機群組,避免在敏感時期令朋友受牽連,「在能力範圍內,盡量保障身邊人」。
香港人關心日後在西九高鐵站的內地管轄區能否上facebook,他在被拘留的8小時中,早被翻牆檢視帖子:「識唔識黃之鋒?」、「為何張貼『港人自主、雜種過主』的相片?」等都是盤問內容。被打指模抽血留下DNA,他謂決定到羅湖橋悼念,早有被拘準備,但他直言,被拉還不是最壞,「最壞是被拉被消失,大眾仍漠不關心」。
35歲的呂智恆,2008年城大社工系畢業後即從事青年外展工作,2015年裸辭以獨立身份出選區議會,挑戰連續三屆自動當選的民建聯區議員陳國華,翌年出戰新界西再敗陣。現時在「信望愛民生關注會」從事地區工作,並創立「守望行動」,組織年輕人落區探訪劏房戶及露宿者,又在教會圈子提出基督徒運動,批判大部份教徒對社會漠不關心,與背負十字架基督精神背道而馳。
生於單親家庭的他,15歲前寄住不同親戚家中,其後入住柴灣的兒童之家直至成年。童年監護人是小學同學家長,呂智恆自言生命中遇過很多愛護他的人,讓他在「夠錢坐車唔夠錢食飯」的暗淡童年生活中,領悟到「生命中甚麼才最重要」。
■記者呂麗嬋